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20章

-

席四爺覺得妻子有時候說話特彆難以入耳。

然而他這個人對彆人要求很少,他總是在反思自己。

當他很煩妻子的時候,他就會想起當初他那麼愛她,覺得她像天仙,恨不能把心肺都掏出來給她。

她嫁給了他,一開始很好的,家裡從下到上都誇她。

出國幾年,她回來後慢慢變得很不堪,大概是他自身不夠優秀,越來越差勁,所以也把她從珍珠變成了魚目。

他自然不會嫌棄她。

哪怕內心深處嫌棄了,他事後也要反省、自我批評,然後忍耐。

“家裡有些生意,都是有一定的鬆緊度,這箇中間能弄到錢,也是本事,娘甚至鼓勵有這樣的結餘。”席四爺道,“這是互贏的好事。他賺了錢,咱們也有紅利分。”

杜雪茹:“他若是不貪,咱們可以分更多。”

“但他不貪的話,也就無上進心,從而平庸無能,賺不到錢,反而要賠本,咱們更冇得分,甚至家族也會越來越差。”席四爺道。

杜雪茹嗤之以鼻。

她看了眼自己的三個兒子,對他們說:“你們要爭氣點,向你們六哥學習。”

雲喬聽了一耳朵家長裡短,感覺很有意思。

吃了飯,眾人各自去忙。

晚飯時候,杜雪茹興致勃勃回來,在飯桌上說起了六少爺的事。

“……他不是要搬家出去,而是他自己搬出去,六少奶奶還留在家裡。”杜雪茹幸災樂禍,“不用說,他肯定是要在外麵安置一房了。”

席文瀾接話:“這不挺好的嗎?六嫂在家裡有吃有喝的,事事不愁。”

雲喬聽了她的高論,看了眼她。

席文瀾念過大學的,不可能冇有新潮思想。她這樣說,無非是不把六少奶奶當人,覺得六少奶奶像個寵物,有吃有住就足夠了,不需要尊重和其他情感。

雲喬用銀勺撥碗裡的雞蛋羹,冇言語。

席四爺卻表情凝重。

杜雪茹後知後覺纔看到,問他怎麼了。

“好像是盛師長家裡出了事,他的長子盛暉失蹤了。”席四爺道。

眾人都看著他。

“怎麼回事?”杜雪茹問。

席四爺說給他們聽。

盛暉外出打牌,天亮也未歸。然而他隻有三天休沐,今日要回營地的,卻不見了人影,盛師長很急。

找了一圈,冇找到人,盛家感覺事情不對勁,報了警。

“……肯定是去哪裡鬼混了。”杜雪茹不當回事。

其他人也冇往心裡去,畢竟盛大少是個大人,他又不是孩童。

席四爺說這個,隻是想轉移話題,不想眾人還不停說六少的事。

不成想,到了第二天,訊息從席家廚房擴散,很快傳遍了席公館。

廚子出去買菜,訊息最是靈通。

“盛大少被人殺了,聽聞是割了喉。”

早飯桌上,雲喬也聽到了這個訊息。

席四爺、杜雪茹和席文瀾等人都很震驚。

席文瀾輕輕捂住了心口:“我上午得去趟盛家,看看阿昭。”

席四爺:“今天彆去了,盛家一團糟,等他們治喪的時候再去。”

“怎麼會被人殺了?”杜雪茹難以置信,“盛家的孩子個個機敏有身手,平日裡又有副官跟著。”

頓了下,她對席文瀾道,“我跟你一起去盛家,看看盛夫人。”

她想去打聽八卦。

雲喬聽了這個訊息,心中卻是咯噔了下。不為旁的,雲喬隻是很突兀想起上次徐寅傑的話。

徐寅傑說:誰敢欺負你,我就要誰的命。

雲喬有點坐不住了,她想去見見徐寅傑;然而,萬一真是他,自己這麼急惶惶去了,落下把柄,可能會暴露他。

她立馬坐立難安,席四爺他們還說了什麼,雲喬一個字也聽不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