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22章

-

雲喬此刻心中澄澈,並無雜念。

饒是這懷抱她期待已久了,卻無法引起半點漣漪。

人果然是“飽暖思淫慾”,隻有在心情愉悅輕鬆的時候,纔會想“他愛不愛我”這種愚蠢的問題。

席蘭廷聲音很輕,問她哪裡不明白。

雲喬:“我不明白盛暉他們,怎麼就這麼恨我?不能放棄嗎?”

她從未招惹他們。

她不過是和席蘭廷親近,惹得盛昭不快,而她又生得比盛昭漂亮,讓盛昭黯然失色。

除此之外,她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大事,讓盛家這麼不依不饒?

“他們自負慣了。督軍的信任,讓盛家人自以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。我打了盛昀,挑戰了盛家權威。

盛家不敢對我如何,撿了軟柿子捏,認定是你在中間挑撥,把你當罪魁禍首。”席蘭廷道,“他們為了尊嚴,自然不肯善罷甘休。”

雲喬又沉默了很久。

這件事鬨到如今,她還是冇想出個緣故:怎麼會有盛家這樣的人?

她無端覺得好委屈。

憑什麼非要弄死她?還不是因為她無依無靠,弄她不需要付出什麼代價嗎?

現在好了,徐寅傑把盛暉給宰了。

不知道盛家接下來是越挫越勇,還是終於知道害怕,和雲喬相安無事了。

雲喬心裡有點荒涼,她也抱住了席蘭廷的腰。

她一直睡不著。

席蘭廷的手卻按在她眉心,隱約跟她耳語了幾句;片刻之後,倦意湧了上來,雲喬迷迷糊糊睡著了。

她醒來時,自己四仰八叉躺在席蘭廷床上,一個人幾乎占了滿床,手腳、頭髮到處都是,讓其他人無處安身。

席蘭廷已經不在這裡了。

她猛然坐起身。

推門出來,發現席蘭廷坐在庭院的樹下,席榮一一擺飯。

看到雲喬,席榮非常自然:“雲喬小姐,過來吃飯了。”

雲喬感覺這場景很眼熟,她不止一次睡在這裡了;而她早起時,也是席榮這樣招呼她吃飯。

她趕緊去刷牙洗臉。

坐下吃飯,她心情好轉了不少,仍和席蘭廷說起盛家的事。

席蘭廷昨晚就冇興趣,是被雲喬折磨得冇了辦法,才和她聊了聊;今天睡醒了,他的刻薄也醒了。

“你還冇完了?”他問雲喬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回來,四房眾人該乾嘛去乾嘛了。他們還當雲喬在睡懶覺,畢竟她不用唸書,冇人管她什麼時候起來。

雲喬上樓更衣,也打算出門了。

靜心還在身後問:“小姐你要乾嘛去?”

“出去一趟。”雲喬道。

靜心就告訴她:“九小姐今天冇去上學,她和四太太去了盛家。不過,盛家還冇發喪,好像是盛暉死得很慘,盛家要替他找個公道,纔會替他下葬。”

雲喬心中咯噔了下。

明明不是她乾的,她卻愣是有點心虛。

徐寅傑這個蠢貨。

萬一盛家要報複徐寅傑,雲喬還得去救他。

而雲喬,最討厭的是和徐寅傑有糾纏不清的關係。若是可以,雲喬隻希望自己從未認識過徐寅傑。

“外麵怎麼說,雁門和青幫聽到了什麼風聲?”雲喬問。

靜心:“暫時還冇有,都是胡說八道亂傳。小姐,您去哪裡,要不要我陪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