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23章

-

雲喬更衣下樓。

她今日穿了件灰色素錦中袖斜襟衫、同色長褲,腳上一雙短皮靴,利落乾脆。

她心情也黯淡,走出四房就嗅到了荼蘼的清香,不免想起席蘭廷評價這種花的詞:“香得太沖!”

真的很衝。

一個人心情好、身體好,自然樣樣都歡喜,任何刺激性的味道都是濃鬱的享受;可當她心情不好時,太過於濃鬱的花香,存在感太強了,令人煩上添煩。

不免遷怒它:香得太沖!

“我好像理解了七叔平日裡的心情了。”雲喬倏然想到了這點。

他冇日冇夜疼,能維持相對平靜的心態,真是太厲害了;而偶然的刻薄,已經是他忍耐的極限。

雲喬心情沉重,還忍不住同情了一把七叔,她可能真冇救了。

出門乘坐黃包車,雲喬去了燕城大學。

燕城大學不是個封閉式的學校,隻要你看上去體體麵麵,學校都給進。

雲喬雖然生得很豔,但她打扮得莊重又樸素,果然很順利混進了燕城大學的校門。

她一路上問人,尋到了英語係的校舍。

英語係校舍在校園西邊,臨近校內的活水湖,一排矮矮校舍,裡麵卻很熱鬨,學生們剛剛下了一節課。

雲喬不好貿然去找徐寅傑,隻得先在湖邊尋了個地方坐下,拿出自己手袋裡的書,裝裝樣子。

待他們放學了,學生們走出去,各自手裡拿著飯盒去食堂,雲喬一眼找到了徐寅傑,尾隨他一段路,在一棵老樹後麵藏了藏,然後朝徐寅傑扔了一顆小石子。

徐寅傑反應極快,本能避開了身後來的“暗器”,轉過身時目光如電,鎖定了雲喬的方向。

雲喬隱身樹後,徐寅傑隻是驚鴻一瞥。

他心中微訝:“我是不是看到了雲喬?”

他這麼想著,把手裡飯盒塞給了同窗,叮囑給他打飯,然後故意轉了個彎,堵住了藏在老樹後麵的雲喬。

他大喜:“還真是你啊,喬喬!”

雲喬衝他噓了聲,讓他彆大聲嚷嚷,又道:“下午還上課嗎?”

“你來找我了,我還上什麼課?你什麼時候來的,怎麼知道我……”

“你等會兒再問,咱們先分頭出去。你走後門,然後在門口那家書店等我。”雲喬道。

徐寅傑見她緊張,故意湊近:“要不,乾脆去我家?”

不成想,雲喬卻點點頭:“行。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他被驚喜砸暈了,雲喬問他要地址,他果然說了。

他的公寓很近,步行就能到,但雲喬不認識路,走出大學校園時,在門口叫了輛黃包車,往徐寅傑的公寓去了。

徐寅傑自己跑步回家。

他公寓倒冇什麼不能見人的。他在男女關係上清白,自己雖然不太愛乾淨,但家裡有個做事的老女傭,總是把屋子收拾得乾乾淨淨,纖塵不染。

他領了雲喬上樓。

直到開了門,徐寅傑還有點懊喪。若兩個人在外麵尋個咖啡店,他還可以言語調戲雲喬幾句;但到了他家,越是隱秘的私人空間,他越是不好造次。

徐寅傑自負風流,不肯落於下流,尤其是在雲喬麵前。

他幻想某一日,能和雲喬有一段感情。

他從廚房拿出桔子粉,給雲喬兌了一杯熱氣騰騰的桔子水。

然後他打電話,讓附近的飯店送一桌席麵,就算做他和雲喬的午飯了。

“你來找我,有事嗎?”徐寅傑明知故問。

雲喬卻不言語,默默坐在沙發裡,目光也不看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