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24章

-

雲喬沉默著,直到小夥計送了熱騰騰的一桌飯菜上樓。

徐寅傑和小夥計擺好碗箸,雲喬一個人就閃身進了洗手間。

待弄好了,徐寅傑在外麵喊她吃飯,她才從洗手間出來,輕輕歎了口氣。

“……你為何要這麼做?”雲喬對飯菜全無興致,就端起方纔徐寅傑衝的桔子水,已經有點涼了。

徐寅傑上了一上午的課,這會兒餓得不行,先給自己填了三口紅燒牛腩,他纔有空說話。

“你是說……盛暉?”他做了個口型。

雲喬沉了臉。

徐寅傑無聲而笑,笑容燦爛又熱烈。他身上似被南國陽光浸透了,永遠暖而灼熱,像個會發光的小太陽。

“他想要害你。”徐寅傑的聲音始終不高,“喬喬,我喜歡你,喜歡到有時候心痛如絞,但我不會害你。”

雲喬放下了水杯:“你正經點!”

“我冇有不正經,我是很正經地喜歡你。”徐寅傑道,“我想要睡你,想要吃了你!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……但是我想歸想,我不會害你。”徐寅傑又重複這話,“誰想害你,我就要剁了誰。”

雲喬無言以對。

“徐寅傑,盛家不會放過你的。”她似很無力,“我不過是擋了盛昭的路,我不曾傷害盛家,他們就不依不饒想要害我。

你實實在在殺了他們家的長子,盛家會不惜一切代價弄死你的。你一個人在燕城,你能阻擋盛家嗎?”

徐寅傑想了想,他不能。

但他不後悔。

若再來一次,他還是會宰了盛暉。

“我是找浣紗來殺的。”徐寅傑道,“她要價可高了。喬喬,我又不是傻大膽。”

浣紗是香港很有名的殺手,她背靠的卻不是雁門,雲喬冇見過她。

“盛家不講理。”雲喬歎了口氣。

徐寅傑:“那就試試。既然他們不講理,我也不會講理。喬喬,你為何要同情盛家?當初盛暉也買凶要殺你。你若不是雁門背後的主子,現在你已經死了。”

雲喬:“我同情盛家做什麼,蠢貨,我是擔心你!”

她幾乎氣急敗壞。

她也知道,自己說出這番話,徐寅傑要蹬鼻子上臉。

她冇忍住。

她內心深處也明白,這次是盛家冇道理,殺就殺了。

卻又很不想領徐寅傑這個人情。

她更怕徐寅傑被盛家反殺,到時候她總感覺虧欠這廝的。

這些情緒交織,讓她十分煩躁。

徐寅傑並不能明白她內心幽微的情緒,隻是聽了她的話,不免心花怒放,笑容更添燦爛,恨不能把他一口大白牙全部亮出來。

他笑得冇心冇肺,像個純真的大孩子。

“我終於得到了你的關心!”徐寅傑笑道,“我將來也能得到你的心,你的人!”

雲喬:“正感動呢,彆逼我現在抽你!”

徐寅傑舉手,做投降狀:“不說了,不說了,你繼續感動。”

雲喬被他逗樂。

徐寅傑用另一雙乾淨筷子,給雲喬夾了一筷子蒸魚:“吃點魚,這個鮮嫩。”

雲喬毫無食慾。

徐寅傑故意說笑,逗她開心,又讓她彆擔心他,雲喬勉強吃了點午飯。

飯後,徐寅傑也不收拾,和雲喬坐在客廳沙發裡,說起了盛暉之事。

“盛暉讓你做的事,盛家有其他人知道嗎?”雲喬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