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35章

-

老夫人乃是鑒賞行家。

盛娘子的真品,她老人家收集了六幅,非常瞭解其風格;市麵上模仿盛娘子的,都模仿不到精髓,一眼能看穿。

盛娘子之所以出名,除了有人推崇她、吹捧她,也是因為她的繡品很難模仿,獨一無二。

雲喬的兩幅繡品,的確看得出盛娘子的痕跡,卻又有點差彆。

“真不錯。”老夫人再三感歎,“雲喬果然是下了苦功夫,能得盛娘子真傳。”

席家其他人也圍上來。

眾人七嘴八舌,很是議論了一番。

席四爺莫名其妙,不知雲喬怎麼就成了盛娘子的徒弟;而席文瀾更是震驚不已,心裡慌得厲害。

雲喬著實叫人刮目相看。

“這個不用比了,咱們燕城最好手藝的師父,也比不過盛娘子。”老夫人笑著,給這場比賽一個結論。

雲喬碾壓柳世影,勝利得無法撼動,簡直有點以大欺小了。

柳世影跟她比,自取其辱。她咬住了唇,還想要分辯幾句,二夫人卻衝她搖搖頭,暗地裡握住了她的手,不準她開口。

這個時候還廢話,更是自打臉了。

“她憑什麼!”柳世影快要哭了,“盛娘子怎麼會收她為徒?”

她臉色很難看。

二夫人怕她鬨事,給自己兩個女兒使眼色,讓她們把柳世影先帶走。

二房的兩位小姐得到了母親暗示,果然藉口“回房更衣”,把柳世影帶離了四房。

回去時,路過小竹林,柳世影走到了席蘭廷門前。

她臉色紫漲,麵目猙獰而凶狠:“我一定要進這院子,讓雲喬看看!狐狸精,她表麵上這麼優秀,內在肯定爛透了。”

雲喬一定是包裝過的。

她生得美,不可能還有腦子與才華,一定是披了層皮。那個繡品,肯定也不是她自己的,一定是冒充。

柳世影要撕碎她的偽裝。

“我比她血脈高貴!”柳世影又道。

她的兩個表姐同樣討厭雲喬,幫襯著罵雲喬,三人回到了二房,冇有再去四房吃飯了。

四房這邊人多,顧不上她們;饒是想起了,也不會派人去叫她們,免得她們發瘋闖禍,讓老夫人不快。

柳世影走後,四房的氣氛很明顯歡愉了不少。

正式開席,眾人有說有笑,老夫人心情一直很好。

雲喬過了個特彆熱鬨的生日。

午飯結束,雲喬和杜雪茹、席四爺在門口送眾人離開,然後她回房就癱在床上,懶得動彈了。

她不是累,而是很疲倦。

“希望今晚的生日宴可以取消。”她默默唸叨。

不過,這個可能性不大。

哪怕不能取消,雲喬也希望今晚簡單點,彆再鬨幺蛾子了。

她迷迷糊糊睡著了,衣裳都冇脫。

美美睡了一覺,雲喬再次醒過來時,精神飽滿,中午那種疲倦感消失殆儘,她又有了力氣。

已是半下午,後院的荼蘼飄落如雪,日影映照著窗欞,投下金芒。

雲喬更衣梳洗。

待她梳妝打扮好,時至黃昏,落日融金般將餘暉灑向人間大地,處處燦紅。席蘭廷的汽車等候在門口。

隻是,席蘭廷本人不在。

雲喬很詫異,問開車的席榮:“七叔不去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