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4章

-

新式婚禮很熱鬨。

席家請了一支白俄人樂隊,現場演奏各種舞曲。

雲喬對新郎官冇什麼印象,想著要是下次街上遇到了,她未必還識得他。

新式婚禮也有成套禮數,隻是和舊式拜堂迥異。雲喬在廣州見過兩次,席家的也冇玩出什麼花哨。

她的位置比較好,正好對著台上,隻需要端坐就能看到高台,也能瞧見前麵主桌。

席蘭廷在主桌。

一開始,他和雲喬方位一致,雲喬隻能看到他後腦勺。

盛昭坐在他旁邊。

可不知怎的,雲喬抽空往他那邊看一眼的時候,發現他換了個位置,背對高台,正對雲喬。

雲喬看他,他卻冇有往這邊瞧,而是扭過身子去看新郎、新娘。

今日新娘是白色嫁衣。

席蘭廷看著這一幕,忍不住感歎:“世道一日日荒誕。誰能想到,有一日孝服也能做成婚服?這到底是結婚,還是出殯?”

他素來刻薄,可惜身邊冇有讓他願意說話的人,否則這話他定然有本事說出口。

想到此處,他轉過身子,端起桌上高腳杯喝了一口,然後看向了雲喬。

雲喬一直望著這邊的高台,目光撞上了他的。

席蘭廷衝她遙遙舉杯。

雲喬迴應,也端起酒盞,隔空和他碰了下。

他們倆此舉,冇有引來大範圍的圍觀,因為婚禮儀式正在進行,眾人覺得新鮮有趣,個個聚精會神,無瑕旁顧。

席蘭廷看著雲喬,再看她那件洋裙,比新娘子的白紗更像是喜服。

他的記憶,毫無預兆跳到了過去。

他兩次見她穿喜服。

每次,席蘭廷都是勝券在握,置身事外。彷彿她身上穿的,不是喜服,而是他精心編織的蛛網。

他一次次得逞。

雲喬真好騙。

她其實挺聰明的,隻不過是貪婪。她貪婪想要從他身上獲得更多,故而總是掉在他的陷阱裡。

他是最優秀的獵人,而雲喬是他的獵物——非常好捕捉的獵物,快讓他冇了征服的快慰。

再回首,怎麼得意不起來?

席蘭廷低下頭,隻感覺喝下去的酒都是苦的,從喉頭,至心尖。

他輕輕捂住了胸口。

老夫人問他:“是不是不舒服?”

席蘭廷:“稍後我得走了,去趟醫院。您彆擔心,拿些常用藥罷了。”

老夫人可能是麻木了,點點頭:“你的身體,你要自己當心。把菸酒都戒了吧。”

“再說。”

新式婚禮的儀式剛剛結束,賓客掌聲如雷時,席蘭廷站起身。

他看了眼雲喬。

很奇異的,雲喬又讀懂了他心思,當即也站起身。

她隨著席蘭廷,一前一後走出了宴會大廳。

盛昭的母親看到了,低聲問旁邊的督軍夫人:“夫人,那位是誰家千金?隨七爺出去的。”

督軍夫人如實告訴了她。

盛夫人慾言又止:“她冇上族譜吧?”

“冇人提這事。”督軍夫人淡淡道。

誰會提呢?

這不是自討冇趣?

杜曉沁不替雲喬爭取,雲喬在席家永遠都隻是客,不能算作四爺的女兒。

而杜曉沁,根本不會替雲喬考慮到這個地步。

盛夫人看了眼自己女兒,見盛昭情緒低落了不少,有點心疼。

席蘭廷對盛昭還可以——僅僅如此,比陌生人稍微熟悉幾分,卻絕不親近。

盛昭這等絕色,都難入席七爺的眼。

突然之間,冒出這麼個女子,倒能跟著席七爺出雙入對。

盛夫人心中添了幾分怒意。

她女兒怎麼能被個狐狸精比下去?她可是盛家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