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47章

-

端陽節很快來了。

席公館很熱鬨,眾人商量著去看賽龍舟;驕陽也溫暖,庭院樹葉陰陽錯落、層次分明;荼蘼徹底凋謝,殘留半縷香魂。

石榴花全開了,顏色穠豔,層層疊疊的花瓣,紅豔勝火。

席家的傭人一大清早就接了姑奶奶們回家“躲午”。

這是端午節的習俗,要接出嫁的姑娘回來過端陽節,躲避端午節前後的厄運。

這跟貼五毒符、插菖蒲、艾草的意義類似。

“早上做的五毒餅,你們也嚐嚐。”早飯後,眾人在客廳閒聊,杜雪茹端了一碟子新鮮的五毒餅出來。

五毒餅是用五種顏色的豆子粉,或者五種顏色的米粉製成,味道不怎麼好,吃它也是討個吉利的意思。

雲喬拿了一個。

她一邊吃,一邊走神,心思全在席蘭廷那邊。

“不知道七叔回來了冇。”

她甚至有心試試,看看席蘭廷是不是真的會吃醋。

隻不過,七小姐的作和吃醋,雲喬有點分辨不清,擔心自己弄巧成拙,反而又把好不容易緩和的關係弄僵。

席蘭廷可以不在乎,雲喬卻不行。

雲喬心中一直想著他的事,不願意和他生分。

她這裡千頭萬緒,杜雪茹等人說了什麼,雲喬一個字也冇聽清楚。

電話這時候響起。

傭人接了,對雲喬道:“雲小姐,找您的。”

雲喬道謝。

“喬姐姐,來不來家裡包粽子?”電話裡是錢家大姑娘。

雲喬笑道:“你等會兒,我過一個小時回電話。”

錢家大姑娘不解,雲喬已經掛斷了。

她起身去了席蘭廷的院子。

其實她可以試探他的,卻又擔心他鬨脾氣。

雲喬總捨不得他生氣。他的理性,光對抗他的病痛已經很難了,哪裡還能分給其他?他到底不是個健康正常的人。

不管是單純的作,還是吃醋,有什麼關係?

反正結果都是他不開心。

雲喬不忍心為了自己的私慾,害得他難過。

她想寵著他。

要是他願意,雲喬可以一輩子寵著他。她甚至不求什麼回報,隻要席蘭廷願意讓她付出,她便很滿足了。

到了院子,開門的還是席長安。

席長安搖搖頭:“還冇回來,雲喬小姐。”

“七爺有說今天回來嗎?”雲喬問。

席長安:“冇通過信,暫時還不知。”

雲喬就無法壓抑失落。

她輕輕歎了口氣。

席長安:“您若是有事,就先去忙。您來問過兩次了,七爺回來我會如實告訴他,他能理解的。

一般情況下,七爺都是很講道理。您心裡想著他,他知道了會很高興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莫名其妙紅了臉,有點無措:“那我去錢公館了,若是七爺有電話,問起了我,長安哥記得替我說。”

“好。”席長安道。

雲喬回了四房,跟杜雪茹和席四爺說自己要出門,可能很晚纔回來。

杜雪茹待要說她幾句,又想問她去哪兒,席四爺攔在前麵:“去吧,自己開車當心點。”

雲喬道謝。

她更衣出門,直接從後門出去,走到了自己的汽車旁邊。

停車坪鋪了地磚,一天就弄好了,雲喬的汽車在這裡停了幾日,落了一層樹葉。

她從後備箱拿出了雞毛撣子,隨意收拾收拾,就開車出門了。

到了錢公館,進門情景讓雲喬很是意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