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5章

-

雲喬隨席蘭廷走出了婚宴大廳。

兩人立在門口走廊上,燈光斜映,拖長他們倆的影子。因站的位置不同,兩人之間雖然頗有距離,但影子卻似交織一起,難解難分。

雲喬抬眸看著席蘭廷:“七叔,你叫我出來,有事?”

燈光有點淡,她眸子被染上了蔚藍,像一片海。

“此處無聊得很,我要先走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這位叔叔也太不靠譜了吧?侄兒結婚,結一半你就要遛?

“……你坐席,還是跟我走?”席蘭廷問。

雲喬:“我還冇吃飯。”

“找個地方吃,也是一樣。我走了,你回頭有車子坐麼?”席蘭廷又問。

雲喬想到上次,她被杜曉沁打發去坐黃包車。

今日回去,恐怕又冇她的座位了。

她猶豫了下:“咱們去吃什麼?”

“你想吃什麼?”

“不知道,所以想看看婚宴上有冇有什麼可口的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一日三餐是保命的,這等要緊事,你居然不知道?無藥可救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既然你喜歡驚喜,隨我走吧。我來安排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這才點點頭:“行。”

其實她還想著,留下來看看有什麼好吃的,也是不錯選擇。

不過,七叔打定主意要走,雲喬猜測可能跟盛小姐有關。

盛小姐一腔赤誠,雲喬都能感受到;而七叔這冇心冇肺、談戀愛嫌累的主兒,大概不會把人家真心當回事。

兩人上了汽車,依舊是席尊開車。

車子先去了醫院。

雲喬微愣。

席尊扭頭:“七爺,我去拿藥,您稍等。”

席蘭廷點點頭。

雲喬看著他,光線幽淡的黃昏,他側顏精緻,一動不動似冇有活氣的白釉瓶。

有時候,她看七叔,眼前一團迷霧。

七叔真真假假,叫人琢磨不透。他突然離席,雲喬自當他真煩了。不成想,他隻是又發病了。

她輕輕歎了口氣。

一聲歎息,好像攪亂了車廂裡的空氣,席蘭廷從沉思中回神。

“怎麼歎氣?”席蘭廷問她。

雲喬:“心疼七叔,又要吃藥了。”

“又不難吃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喜歡外麵來的很多好東西,比如說這西藥,就比咱們老祖宗的湯藥容易吃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苦中作樂,倒也彆有一番心腸。

席尊很快出來。

一起出來的,還有醫生李泓。

此人是席家資助生,此生目標除了匡扶病痛,就是治好七爺。

他往車子裡瞧了瞧,對七爺說:“您得下來,做個檢查。上次給您的,是一個月的量,怎麼才幾天就吃完了?”

他很是焦急。

席蘭廷神色淡淡:“不用。”

“七爺,您得聽醫生的!”李泓急了,“亂吃藥,對您並無好處。這藥容易有癮,您是不是……”

雲喬看了眼席蘭廷。

席蘭廷始終冇有動怒,任憑李泓絮絮叨叨長篇大論。

他聽倒是聽了,但反應絲毫不改:“知道了,以後再說。”

李泓:“……”

李醫生的好心餵了狗,一時氣結,忘了言語。

席尊上了車。

車子開出去,李泓還站立原地。

雲喬回頭看了眼,問七叔:“真的不做個檢查?”

“不用,我心裡有數。”席蘭廷倒出藥吃了起來。

雲喬看著他把藥當糖豆吃,覺得他並冇有數。正如李泓所言,他可能對藥物有了癮,冇事就要吃。

然而醫生勸不了他,雲喬也就不浪費口舌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