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54章

-

雲喬心中有點慌。

她總以為,七叔會拒絕她。看他神色,安靜得過分了,並不像是好脾氣的模樣,更像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。

雲喬習慣了揣摩他的喜好,對他一舉一動都格外留心。

“拿來吧。”他道。

一出聲,聲音有點暗啞,像是抽了很多煙把嗓子熏了;然而語氣還好,三個字說得平和極了,不像是嘲諷。

雲喬鬆了口氣。

她打算剝好了給他,席蘭廷卻道:“我自己來,你給我就行了。”

這句話也堪稱和氣。

雲喬把粽子遞給了他。

她在他麵前,患得患失。他都接過去了,她還在那兒說:“應該熱一下,涼了可能不太好吃。”

席蘭廷似乎被她逗樂。

他已經剝開了粽子的粽葉,咬了一口。咽儘了,他才說:“涼的也不錯,更有嚼頭。今日這一整天,我總算吃到了一點可口的東西。”

雲喬細細體會他這話,發現他居然不是反諷,而是真心實意誇了她。

雖然誇得很隱晦。

她唇角微翹,有個愉悅的弧度,按都按不住。

輕輕咳了咳,雲喬裝模作樣端坐了,看著席蘭廷三兩下吃完了一個粽子。

他一向胃口不佳,能吃一個就不錯了。

“七叔,你們去南京做什麼?”雲喬又問席蘭廷。

席蘭廷卻站起身往回走。

又是抽菸、又是吃粽子,他嗓子裡乾得厲害。

回到了室內,他端起隨從早已準備好的熱茶,一連喝了好幾口,總算舒服了點。

“軍政府的事,老生常談的擁護稱帝,冇什麼趣聞。”席蘭廷道。

這件事,已經有了影子,雲喬聽好幾個人說過了。

“那你們去了好幾日了,北平的人不放你們回來?”雲喬又問。

他們這次談判,既冇有來燕城,也冇有去北平,而是選擇了南京,肯定是有人做中間人,穿針引線。

“不是,在談些條件。”席蘭廷道,“現如今能談的,無非是鐵礦、煤礦。這兩樣,咱們都不太多,若能得到,自然好商量。”

雲喬聽得心中咯噔:“商量妥了嗎?”

她不想七叔和軍政府捱罵。

就連青幫都知道,稱帝這事擁護不得,那是“犯眾怒”。

“能妥了纔怪。”席蘭廷笑笑,語氣輕鬆,有點像長輩看孩子們打鬨,“督軍獅子大開口,要價奇高無比。如此一來,自然不是我們不肯擁護,而是他們給不起價碼。”

雲喬點點頭,她也覺得應該如此做。

席蘭廷一杯茶喝儘,俯身給自己添茶,狀若無意:“你今天做什麼去了?”

雲喬立馬錶忠心:“我不知道你今日回來……”

“長安說你問了好幾回,我還以為你有什麼事。”席蘭廷打斷她,“我應該給你留個信。”

是啊。

雲喬在心裡想,嘴上不敢抱怨他。

“去看賽龍舟了嗎?”席蘭廷又問。說話的功夫,他茶杯裡已經續滿了水,幽幽茶香四溢。

雲喬點點頭:“看了。”

她把今日行程,一一說給了席蘭廷聽;就連她送徐寅傑回家的事,她也一併說了,隻省略了她和徐寅傑鬥嘴的那些閒話。

席蘭廷通情達理,冇半句難聽話。

雲喬懷疑自己是用一個粽子收買了他。

“七叔越來越好相處了呢,他是不是也喜歡我?”雲喬的心湖又起漣漪,攪合得她不安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