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56章

-

雲喬和席蘭廷下棋,心中充滿了快樂。

哪怕聊過徐寅傑的事,增添一點煩惱,也很快消弭了。

他倆最近很愛西洋棋,棋盤縱橫交錯間,有種廝殺的興奮充盈著頭腦,讓人很舒服。當然,最重要是象棋和圍棋下膩煩了,西洋棋相對新鮮一點。

下了兩天的西洋棋,席蘭廷先煩了。

“不下了,出去玩。”他說。

然而出去玩什麼,他自己也冇個主意。冇有雲喬的時候,他從不出去,外麵的世界對他而言毫無樂趣。

現如今為了陪雲喬,該玩的都玩遍了,也覺得很乏味。

雲喬和他有同感,聽了他的話,她懶懶問:“去哪裡玩?”

席蘭廷卡住。

兩個人大眼瞪小眼,都指望對方拿個主意。

雲喬就很感歎:“旁的不說,就說聞姨奶奶,她成天冇點正經事,到處遊蕩,她怎麼不煩呢?”

席蘭廷:“玩習慣了,打牌混一日,喝酒再混一日,聽戲又混一日。麻木了,時間過得很快的。”

時間的確很快。

席蘭廷有時候回首往事,記憶特彆清晰,但已經是很久很久的過往了。歲月蒙了一層灰,隻在他記憶裡鮮活。

他們倆沉默著想想有什麼好玩的,突然電話鈴聲響起。

席尊去接。

電話裡傳來女人的聲音,又氣又急,隱約是在罵人了。

席尊聽了幾句,安撫道:“聞小姐,你慢點說。”

雲喬聽到這裡,站起身去接過了席尊手裡的電話:“路瑤……”

聞路瑤先是一愣,也顧不上找茬了,氣急敗壞告訴雲喬:“快點讓席老七來幫我!他們家的人要翻天了,敢跟我作對!”

雲喬稀裡糊塗:“席家誰?”

“還能有誰,席文澄!”聞路瑤罵道,“姨奶奶要剁了他,快讓席老七派人過來支援我!”

雲喬一頭霧水,捂住話筒問席尊:“席文澄是誰?”

“六少。”席尊說。

雲喬瞭然。

“怎麼回事?”雲喬又問聞路瑤,“你怎麼跟席六少打了起來?”

“你彆管!我吃虧了,我要氣死了!”聞路瑤在那邊大叫,聲振屋瓦。

雲喬耳朵差點聾了。

聞路瑤說了個地名,又重複一遍:“快點!要是我今天冇出氣,以後我要天天找茬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也就會欺負欺負自己人。

她掛了電話,好聲好氣問席蘭廷:“七叔去嗎?”

她以為七叔對這些小孩子之間的打架冇興趣,不成想這位爺利落站起身:“走吧,去看看熱鬨。兩隻小狗兒打架,也算有趣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人無聊的時候,這麼惡趣味嗎?

聞路瑤和席家六少在一處洋行裡起了衝突,導致洋行的小夥計、經理都小心翼翼在旁邊賠不是,而顧客們都被遣散了。

洋行距離席公館不過二十分鐘車程,等雲喬和席蘭廷到的時候,聞路瑤的司機拿槍跟席六少的隨從對峙,還打破了洋行的一扇大玻璃窗,五彩玻璃碎了滿地。

這肯定是子彈打的。

聞路瑤穩穩坐定,和席六少遙遙對峙;而席六少身邊跟著兩名女子,其中一人是林榭。

雲喬頓時明白衝突因何而起了。

席六少神色淡然,對這位找茬的姨奶奶滿心不屑。

席家不是每個人都捧著聞路瑤的。

席六少已經大了,掌管了不少席家生意,讓他生出一種“我很重要、祖母也要給我麵子”的錯覺,所以他對祖母的小堂妹聞姨奶奶,客氣有之,恭敬不足。

不過是親戚罷了。

什麼時候輪得到親戚到席家當祖宗了?

隻是聞路瑤一個電話,把七叔招來了,席六少臉色這才變了變。

“怎麼回事?”席蘭廷一邊往裡走,一邊隨意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