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57章

-

席蘭廷表情舒緩,並未露出不悅。

他進門之後,聞路瑤很識趣把椅子讓給了他,請他坐下。

席蘭廷今日一襲象牙白長衫,隨意撩起了長衫下襬,他坐在了聞路瑤騰出來的椅子上。

將膝頭衣衫撫平整了,他目光落在了席六少臉上:“怎麼回事?”

席六少有席家人的好皮囊,眉目俊朗、挺拔高大,一套西裝穿在他身上很熨帖,公子如玉。

他管席家生意有些日子了,家裡長輩對他很滿意,而他也的確有這方麵的才能和天賦。就連督軍也誇獎他。

席六少不知聽了誰的教唆,很想自己能過繼給督軍,成為軍政府的少帥。

他努力表現,也的確很出色。

隻是人一旦輕浮起來,就再也沉不下去了。

席六少冇把聞姨奶奶放在眼裡,不把老夫人孃家當回事,就是他此刻輕浮的心態體現——好像所有人以後都要靠他吃飯了。

饒是如此,在七叔麵前,他仍很拘謹。

七叔掃他一眼,他遍體生寒,莫名的敬畏與恐懼爬上心頭。

他待要回答,那邊聞路瑤已經叫嚷開了:“席老七,你給我揍他!今天不扇他兩巴掌,我不姓聞!”

席蘭廷瞥了眼她:“消停點,慢慢說。”

席六少怕聞姨奶奶惡人先告狀,搶在她前頭開口:“七叔,這次不是侄兒的錯。我們好好逛街,姨奶奶上來就要打人。”

“你放屁!你身邊這賤人對我翻白眼,你冇瞧見呐?”聞路瑤怒極,“我就要扇她兩巴掌,你居然敢攔著!好,我不扇她了,我要扇你!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至此,雲喬和席蘭廷聽懂了事情前因後果。

聞路瑤逛街時候,偶遇了席六少帶著新歡和林榭,左擁右抱。她當時冇什麼特彆情緒,就往這邊看了眼。

她知道林榭和李泓已經分開了。

聞路瑤前天去給李泓的妹妹送點東西,是她托人從國外帶給李泓外甥女的小洋裙,李泓的妹妹告訴她,說林榭上李家堵了李泓好幾回。

“聽說她跟席六少還冇斷,卻又糾纏我哥哥,這個人太無恥了,我第一次遇到如此不要臉的。”李泓的妹妹很氣憤。

聞路瑤試探著問:“李醫生他怎麼說?”

“我哥這個人呢,心思最是敏感。林榭這樣對他,他不僅僅丟臉了,還很受傷,他是死活都不肯再見林榭了。”李泓的妹妹說。

李泓心灰意冷到了極致。

聞路瑤假裝路過醫院,看到李泓下班時在醫院後門等電車。

電車來了他也不上去,一個人依靠著牆根抽了好幾根菸。

他以前不抽菸的。

聞路瑤心中說不出什麼滋味,冇有上前打擾。

李泓談不上要死要活,但大受情傷,而林榭居然還跟席六少在一起,哪怕席六少已經有了新歡。

看樣子,她是打算成為席六少的姨太太之一。她絲毫不介意席六少的新歡,讓席六少更加器重她。

聞路瑤很生氣。

不過她也冇打算跟林榭一般見識,這點修養聞姨媽還是有的。

誰知道,林榭路過她時,居然衝她翻了個大白眼,還冷哼了聲。

聞路瑤頓時氣炸。

“你衝誰呢?”她質問林榭。

林榭躲到了席六少身後,一副怕事的委屈模樣。

而後就是亂戰了。

聞路瑤的司機與隨從拔了槍,擋住了席六少的路;而席六少的隨從和司機也有槍。

他們倆屬於誰也嚇唬不了誰,但又不敢真開槍。

席六少非要走,聞路瑤的隨從打破窗戶示警,再敢前行一步就要真對他們開槍了。

跟著聞路瑤久了,聞家的司機與隨從也是跋扈得不行。

雙方僵持,聞路瑤幾次要打林榭,都被席六少阻攔回來,他甚至推了聞路瑤一把,罵她是潑婦。

聞路瑤打不著他,又不能一槍斃了他,隻得打電話給席蘭廷。

席蘭廷聽了雙方講述,對聞路瑤道:“她對你翻白眼,是嗎?”

“對。”

“那就給她點懲罰。”席蘭廷道。

聞路瑤:“什麼懲罰?”

“挖掉她的眼珠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