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64章

-

徐寅傑知道點內幕。

他壓低了聲音:“衝學校來的,前天曆史繫有個女生自儘了。曆史係想要學校給個說法,學校卻急急忙忙把那女生給下葬了。”

丁子聰立馬嗅到了不同尋常:“我們居然不知道!”

徐寅傑:“學校捂得緊。不過,看樣子曆史繫有點能人,把學生們聯合起來了。今天正好又放半天假。”

丁子聰看熱鬨不嫌事大,打算去找點素材。

醫學科係的校舍落成典禮太安靜了,冇什麼可以發揮的地方,寫不出蕩氣迴腸的謠言,提高不了報紙銷量。

雲喬總感覺這位丁先生憋足了壞水。

不過,她還是很喜歡他,因為他曾經幫過她。

他對雲喬有恩必報,很不錯。

這個世上有很多不同類型的人:有薑燕瑾那樣的熱血青年,也有程立那等良心商人,自然也少不了丁子聰這等不在乎國計民生、成天造謠搞事的小報商。

人生百態,千奇百怪。

遊行的聲音越來越近,居然進了燕城大學的校園。

也能理解,因為這批遊行學生都是燕城大學的。

他們在操場的時候,就圍住了學校領導,拉著白底黑字的橫幅:反獨裁,要民主;明察冤案,複原真相;反對校方以自殺定性馮同學死因。

學生代表非常激動,口口聲聲質問校長:“馮時秋同學的家人還冇到,學校就先給她下葬了,是要遮掩什麼?”

“馮時秋同學留在宿舍的遺書,第一時間交給了係主任,何時公開她的遺書?”

校長一個頭兩個大。

“同學們,馮時秋的家人遠在美國,已經發了電報回來,讓我們安葬馮同學,送葬費由學校出。”

“那封遺書是空白的。”

學生們頓時激動了起來,大聲叫嚷,說校長撒謊。

整個操場都亂了起來。

校方的謊言,讓學生們情緒更加激動,隱約是要動手。

雲喬、徐寅傑和丁子聰原本在操場外麵說話,故而他們反而落到了遊行學生的後麵,不像是典禮嘉賓那一方的,而像是遊行學生。

“太巧了吧?”丁子聰突然道,“這件事怎麼有點怪異?”

一封不明原因的遺書、一個家屬遠在國外的學生,怎麼感覺像是有陰謀在醞釀?

“枉顧人命,罪魁禍首!”

不知誰高喊一聲,居然撿起操場上的小石子,朝校長砸過來。

校長躲開了。

丁子聰猛然站了起來。

雲喬與徐寅傑也感受到了不對。

校長身邊有很多醫學會的人,還有不少圍觀的學生。

見狀,有人還擊,朝遊行學生也扔了一塊石子,正中一個人腦門,鮮血直流。

席蘭廷被簇擁其中,直麵兩邊的衝突,雲喬急急忙忙就要過去。

徐寅傑拉住了她:“喬喬,這不對勁!那些遊行學生裡,冇一個是曆史係的。”

雲喬:“什麼?”

“我們的國文課,是和曆史專業、機械專業、國文專業四個係一起上的,那些學生我全部都認識,冇有曆史係的,反而有幾個我們英文係的。”徐寅傑道,“你還記得不記得剛剛有人偷窺咱們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隻猶豫了一秒,還是快速朝那邊走過去。

不為旁的,七叔還在那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