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66章

-

同伴腦子裡懵了下。

“我們……替馮時秋討回公道。”同伴努力回想,“然後圍住了校長,起風了,好大的風,下雨了……”

好像,哪裡不太對。

“是不是朝校長扔石子了?”

“扔了吧?”

“扔了,你被淋懵了吧?”

周木廉精神也恍惚了下,感覺有點異樣,因為一種“難以置信”的情緒,至今還在他腦子裡迴盪著。

人這種生靈,擁有強大的大腦,但腦子強大到時常無法自控。

他們會自己腦補出一個合理的邏輯。

比如說,在場足有兩百多人,把醫學係的宿舍區擠滿了,大家在討論的卻是這場大雨。

“梅雨季的天,說變就變。”有人感覺暴雨來得突兀。

突兀,也能理解,畢竟天氣就是這麼不講道理。

被這麼大的雨砸懵了,感覺有點不真實,也能理解。雨的確大,砸得腦袋嗡嗡疼,腦袋裡有點怪異感,很正常。

一切正常!

大雨把操場沖刷得很乾淨,幾乎形成了洪澇,燕城大學的師生們就在學校宿舍開了個小小會議。

校長告訴他們,馮時秋的確是自殺;她的遺書,隻有個封麵,裡麵是空白的;她父母的電報,也是讓學校自己處理,對這個女兒非常冷漠。

“同學們,天氣這麼炎熱,不給她下葬都要臭了。那封空白遺書,我們也在研究。校方會給大家一個交代的。”校長說。

校長能言善道,把學生們都安撫住了。

與此同時,幾條鬼魅似的聲影,冒雨穿過了操場,運走了殺手們的屍體。

待一切結束,暴雨停歇。

日光透過雲層,灑下地麵。操場上到處都是泥水,而混合在泥水中的血跡,已經看不見了。

徐寅傑猛然醒過來。

前行的汽車裡,席榮一言不發,將車子開到了徐寅傑的公寓。

“徐少,到了。”席榮淡淡開口。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我是誰,我在哪兒?

他懵了好一會兒,想要把事情前因後果聯絡起來,但腦子裡劇痛,讓他無法拚湊。他難受死了,回到了公寓,索性找出酒,以毒攻毒喝了一氣,然後倒下睡了。

雲喬則在醫院裡。

她胳膊上一道傷,足有五厘米長;她很想自己處理了,席蘭廷不許,讓她節省力氣,不要把自己弄傷。

李泓正在親自給她縫合。

他邊處理邊想:“真的要我縫合嗎?雲喬自己直接治癒,不是更好?我弄這麼一遭,回頭還得拆線。”

而手術室裡,不該進外人的,席蘭廷卻站在旁邊,目光落在雲喬的胳膊上。

這個瞬間,他眸子裡的陰寒,幾乎能化為實質,像一把開刃的劍,要割肉飲血。

那股子氣場,李泓都不敢讓他出去,更不敢提出異議,非常溫順服從了七爺的指示。

雲喬的傷處打過了麻藥,這會兒她冇什麼感覺,但七叔表情與神態,讓她有點害怕。

“……七爺,好了。”李泓縫合完畢,給雲喬再次消毒之後,對席蘭廷道。

席蘭廷開口,周身煞氣散了幾分:“給她住院。”

李泓:“外傷冇必要……住幾天也行。”

雲喬一句話不敢接。

李泓,一個剛剛被女人羞辱過的單身狗,轉而就要吃這樣的狗糧,心裡有苦難言。

雲喬再次住進了醫院。

席蘭廷坐在她床邊,目光落在她臉上:“還疼嗎?”

雲喬搖搖頭。

席蘭廷衣裳還是濕的,她道:“七叔,你去換件衣裳,你身體本就不好。”

席蘭廷低頭看了眼。

這時,席尊來了,手上拎了個小包袱,裡麵裝了席蘭廷的衣裳鞋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