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70章

-

地牢在地下三十米,也不知如何設計的,護城河的河水居然不能沁入半分。燕城多湖泊,一般不怎麼打井。

有些人家講究,打一口井五米就有水;而靠近天然河流,卻三十米不沁水,這項工程耗時耗力。

而地牢的麵積,也是整個席公館的麵積。

最中心擺放偌大物件,像古時的晷——晷是用來計時的,上麵有刻度。

這隻巨大的晷,指針走到了最後幾格。

有薄薄的血,正從一條細細的渠道湧入,像是被這晷吸引而來。

順著視線,渠道儘頭,一扇小豎棺內,年輕男人雙目緊閉,雙頰灰敗,像是死了多時。然而他還有微弱的氣息。

席蘭廷看著這一幕,手指輕輕一揮,晷的指針往後退了兩格。

“四千多格。”他唸了句,“我已經,活了四千多年嗎?”

還以為才幾百年。

他的日子不多了。

偷來的歲月,恐怕很快就要還回去了吧?席蘭廷往後數了數,加上後退的那兩格,晷上還有五格。

“五年。”

他微微閉眼。

手輕輕放在晷上,他無比疲倦:“你陪我五年吧。不要醒過來,不要怪我。五年後你得自由,世俗的財與權皆有。”

雲喬,喬兒……

想和你結婚。

想讓你成為我的妻,堂堂正正做一回夫妻。

又不忍心困住你。

五年之後,你以後的五十年跟誰過?冇有名分更好,往日的世俗裡少些麻煩。

他慢慢想著,走出了地牢。而他侄兒席文澄席六少,像一盞油燈,正在為他的生命續兩年的油。

席六少的血,會被晷一點點吸乾。

走出了地牢,席蘭廷感覺自己輕盈了不少,生命在回春。

他洗澡更衣。

雲喬的手臂,兩天就拆線,傷口裡麵已經好了,傷疤也在慢慢淡化。她可以自如洗澡,冇事人似的。

洗完了,她回到了席蘭廷院子。

席蘭廷換了件乳白色長衫,高雅清貴,氣質如蘭。

隨從在庭院擺飯菜。

“七叔,燕城大學殺手的事,搞清楚了嗎?”雲喬問。

說罷,她輕輕扇了自己個嘴巴。

席蘭廷拉過她的手,在她掌心輕輕吻了下:“不要打自己。慢慢改,真改不掉就算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七叔你談戀愛這麼溫柔的嗎?你好幾天冇罵我了,我心裡怪不得勁。

席蘭廷那邊,已經鬆開了她的手,隻餘下一抹清淡木香,以及他掌心的涼。

雲喬悻悻然收回了手。

席蘭廷盛了一碗乳白色的鮮美魚湯給她:“喝湯。”

雲喬接過來。

“你知道南京周家嗎?就是開周氏百草廳那家。”席蘭廷問她。

雲喬搖搖頭:“不太知道。”

“周家的藥堂開遍了華東,每個大城市都有好幾間。他們家從康熙年間就做成藥,很有名氣,這幾年仍是賺錢的。

隻是西醫科一開,對中藥堂自然是很大的衝擊,這是斷人財路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冇想到這點,很是震驚:“所以,他們派人謀殺你?”

“這倒不是,他們隻是派人逼死了一個欠債的女生,故意留下各種線索,攛掇學生鬨事。

今天鬨一次、明天鬨一次,恐怕醫學科係就開不下去了。

席文澄吃了點虧,腦子靈活,這幾年也有了點本事,避開青幫與雁門,找了山東的殺手過來。”席蘭廷雲淡風輕。

雲喬聽了,很是氣憤:“他居然買凶殺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