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72章

-

重新換了睡衣,席蘭廷端水給雲喬洗手,兩人躺下。

雲喬也換上了她的睡衣,之前放在廂房的那套。

她依偎在席蘭廷懷裡,席蘭廷輕輕替她揉按有點痛的手指。

滿室靜謐,雲喬心中甜得厲害,故而她很犯困。畢竟她兩天前剛剛用過一次密咒,治好了自己胳膊上的傷口。

密咒不會再嚴重反噬,令她痛苦不堪,但疲倦是無法避免的。

就像從來不運動的人,突然去長跑,事後腿腳肯定得痠痛好些日子;甚至,會成造損傷。雲喬之前不小心就弄傷自己,控製得好也要休息好幾日。

最近習慣了“長跑”,卻也會虛弱貪睡貪吃。

她在席蘭廷懷裡睡得很沉。

席蘭廷擁抱著她,時不時親一下她的頭髮,手臂微微收緊,把她牢牢抱在懷裡。這些,他都是偷偷摸摸地做。

一旦雲喬醒了,知道他如此用情,她會嘲笑他。

席蘭廷自己矯情還不夠,自然不能容許旁人在他跟前嘚瑟。

雲喬的話……嗯,可以嘗試放鬆點要求。

這個夜裡,席蘭廷做了個夢。

他再次夢到了雲喬。

雲鬟烏黑,肌膚雪白的她,如雪域裡走出來的神女,那樣嫵媚精緻。

“……你要不要跟我回家?”她問他,聲音溫柔。

一朵雪蓮盛綻在他心頭。

他伸出了手。

夢裡的場景轉得很快,愉快的時光也過得極快。

她總是不開心。

他擁抱著她,親吻著她,想要讓她高興一點。

徒勞無功。

“草木與吾皇同命,血肉相連,生生不滅。草木微存,吾皇千秋,永生不死。”

耳邊是她的聲音,忽遠忽近。

雷火四散,赤地千裡,空地裡都是焦糊味。

她在最明亮的火光裡,一點點被吞冇。

“喬兒,喬兒!”

雲喬聽到了耳邊的聲音,沉睡著被驚醒。驚醒她的,不僅僅是聲音,還有無法呼吸的窒悶。

席蘭廷手臂收緊,正在死死摟住她。

她睜開眼,席蘭廷倏然也驚醒。

黑暗中什麼也看不清,他怔愣了好一會兒:“怎麼了?”

“你好像做噩夢了。”雲喬道,“你想要勒死我,還叫‘喬兒’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他起身下床,先倒了桌上暖壺裡的茶,喝了兩杯,這才走過來,拉開了床頭燈的開關。

驟然明亮的光線中,雲喬不自覺眯了眯眼睛。

“……你做了什麼夢?”雲喬問他,“你喊的‘喬兒’,是我嗎?”

這話問得小心翼翼,帶著幾分祈求與卑微。

席蘭廷的心,頓時就軟得不可思議。

他不該給她這樣的患得患失。

他坐下來,拉過她的手放在唇邊,輕輕吻了吻:“關於你的夢。我冇有過彆人,雲喬。你以前總問那個女人的事,這個以後我跟你說,總之不是你想的那麼回事。”

雲喬忍俊不禁。

戀愛中的人,腦子裡可能缺少理性,雲喬這會兒聽了什麼鬼話都會信。

席蘭廷上了床,重新將她摟在懷裡。

“你想不想和我結婚?”他突然問雲喬,“可能我年壽不長,三年五載的樣子。將來,我會留下遺言,不用你守寡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