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79章

-

徐寅傑下車,外麵的雨勢更急。

空氣裡豐沛的水汽,浸潤著一點淡淡花香,不知從何處鑽入車廂。

雲喬:“七叔……”

席蘭廷伸手,攬住了她的腰,讓她靠近他些。

席尊還在呢。

雲喬一時有點窘迫,也有點尷尬,一張臉很快就紅了。

席蘭廷饒有興味看著她:“你平時肖想我的時候,膽大妄為,怎麼現如今這般害羞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想象中的愛情,是他也愛她;她卻從來冇往深處想過,比如兩人這樣親昵,他環繞著她的腰,低聲跟她耳語。

他微寒氣息,混合了木香。

雲喬想要狡辯幾句,席蘭廷的唇湊在她耳邊,聲音很輕很輕,帶著濃濃的引誘:“雲喬,我想親你。”

雲喬的心亂跳,決心卻穩。

她“嗯”了聲,聲音幾乎輕微得發不出來,被急切的心跳堵在嗓子眼,但毫不遲疑。

席蘭廷含住了她的唇。

他的手,仍在摩挲著她柔膩微涼的後頸,聲音輕輕的:“雲喬,張開嘴。”

雲喬很緊張,忘記鬆開牙關了。

他的舌尖觸及她的,糾纏不歇。

雲喬這會兒死死攥住他胸前衣衫,早已忘記了自己身在何方。

席蘭廷的唇與她廝磨片刻,緩緩往下,在她下巴上啜了一口,又吻上了她的雪頸。

隻一下,他冇有進一步,微微側過身子,雙臂用力抱緊了他,氣息也有點亂了:“雲喬。”

“嗯。”她的聲音全壓在嗓子裡,嘶啞得不成調。

“雲喬。”

“雲喬。”

他抱著,一聲聲低低呼喊,簡直敲擊著她的靈魂。她的靈魂與耳膜同鼓顫,心神盪漾,幾乎忘記了自己身在何方。

開車的席尊有點尷尬。

到了席公館時,雨已經停了,驕陽在薄薄黑雲後麵冒了頭,這是一場太陽雨。

車子停在席蘭廷的院門口,他直接抱雲喬下車,一刻也不想鬆開她。

席尊望著主子和雲喬進去的背影,還是有點尷尬,同時心情不錯——他們倆那種激盪的喜悅,影響到了席尊。

席尊第一次看自家主子談戀愛,意外發現,男女之間那樣深刻的情愫,熱烈似火,真是太甜了。

他在這個瞬間,很想長寧。

直男開竅,也彷彿隻是那麼一時片刻。席尊這會兒也想抱抱長寧,吻吻她,任由她的手撫摸他頭臉,彼此交換呼吸。

就像七爺和雲喬小姐那樣。

他停好了車子,急急忙忙去找長寧了,

雲喬和席蘭廷坐在沙發裡,她依偎著他,任由他摟抱著。

席蘭廷的聲音,在她頭頂,很輕很淡,帶著溫醇:“會不會嫌棄我太磨人?”

雲喬抬頭:“不會。”

席蘭廷的手,輕輕撫過她麵頰,冰涼觸感沿著麵頰擴散。

他又在她額頭落下一吻。

戀愛之初最是甜蜜,什麼都可以包容。

她和席蘭廷無所事事,就這麼依偎在沙發裡,一會兒說幾句閒話,一會兒鬥幾句嘴,很快就到了黃昏。

時間太快了。

雲喬恨不能自己可以冇日冇夜跟他在一起。

梅雨季的天氣怪得很,午後下了一場雨,這會兒隱約有點涼了,起了細細密密的風。

席蘭廷找了個披肩給她。

“我的嗎?”雲喬問。

她看著很眼熟。

席蘭廷:“你一樣的。我看到你經常用這種的,買了一條放在這裡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忍不住蓄了滿眼的笑意:“七叔,你是不是也偷偷暗戀我?”

席蘭廷又抱了她一下:“我是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