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89章

-

情緒會欺騙我們。

情緒也會左右我們,讓人無法自拔。

她們倆在花園裡聊了片刻,李斛珠派了傭人過來通知她們倆,已經要開席了。

待她們倆進來,發現花廳裡擺了十桌,除了年輕身影,還有不少大人物以及其夫人。

李市長借用給孩子們開生日宴,廣結人脈,成為燕城上流社會的一場聚餐。

雲喬瞧見了幾個熟人。

督軍夫人也在。

瞧見了雲喬,她主動走了過來,衝雲喬和聞路瑤打招呼:“雲喬,姨媽。”

雲喬回禮。

聞路瑤也客套了幾句。

“雲喬,等會兒我送你回家,有幾句閒話和你聊聊。”督軍夫人道。

雲喬道好。

督軍夫人回去了,旁邊桌子上的女孩兒低聲議論聞路瑤。

“她就是聞家那位小姑奶奶?”

“聽說過,就連督軍都要叫她姨媽,特彆顯赫。不僅僅是親戚關係,席家的人很尊重她。”

“回頭去給她敬酒。”

“她身邊坐的是誰?督軍夫人先給她打招呼的,然後纔是聞家的小姑奶奶。”

眾人議論紛紛。

李家今日的宴席安排特彆有意思:壽星翁都是年輕人,故而小輩和大人們的席位分開,小輩們全部安排在前麵,而大人們的兩桌,居然是最靠後。

這樣,既顯得他們身份貴重,位置又僻靜——一般來說,宴席上靠後的位置肯定不如前麵好。

盛昭重新更衣,坐在人群中,聽到身邊的人在討論雲喬和聞路瑤,心中特彆不是滋味。

盛家的人狂妄,盛昭從來冇想過去巴結誰。就連從前督軍夫人的小姐席文潔,也是和她平起平坐。

至於聞路瑤,盛昭壓根兒看不上她:席家的親戚,冇有實權,隻是有些錢財與地位;長得不算太出挑,圓圓的臉始終不夠美;言語粗俗、舉止跳脫;不怎麼唸書,思想老舊。

總之,聞路瑤冇資格和盛昭比。

盛昭的朋友,理應是督軍府的人、席家的人,其他人高攀不上。

可聽到同桌的男女議論聞路瑤,很豔羨雲喬成為聞路瑤的朋友時,盛昭心中生了無法遏製的嫉妒。

“真討厭!”柳世影悄聲對席文瀾道,“那狐狸精跟你們家姨奶奶很親近,你怎麼不跟姨奶奶在一起?”

席文瀾:“……”

不是她不想,而是姨奶奶根本不給她這個麵子。

姨奶奶特彆傲氣。

反正席文瀾不知雲喬是怎麼入了姨奶奶的眼。

隻是聽說,雲布希好了聞姨奶奶的傷。具體怎麼治的,大家說不清楚。

午飯時候,下起了雨,空氣裡的窒悶與濕熱頓時散了大半,清爽了好些。

飯後,撤了席麵,不少人去舞池跳舞,大人們都散了,聞路瑤和雲喬也要走。

督軍夫人朝雲喬走了過來。

她很是歉意一笑:“不好意思雲喬,突然有點事,我得去處理一下。本還想送你回家,和你說說話。”

“您先忙,改日有空,您回老公館坐坐,一起喝茶。”雲喬道。

督軍夫人拍了拍她的手,急忙忙走了。

雲喬和聞路瑤也打算走。

對於督軍夫人的事,雲喬倒是不十分好奇。

“等一下,我們去給李小姐告辭。”雲喬說,“李小姐今天幫了我們的大忙,不能裝作不知道。”

聞路瑤道好。

她們冇找到李小姐,卻又碰到了薛正東——薛先生坐席的時候,不跟她們同桌,一直冇碰到。

聞路瑤想起他“嚇她一跳”,神色不善,轉身就要走。

薛正東冇看到她們,而是在走廊拐彎處遇到了李斛珠。

他們倆碰了麵,彼此很尷尬似的,挪開了目光。

李斛珠錯身而過,往雲喬和聞路瑤這邊來了。

“雲小姐,我正到處找你,生怕你走了。”李斛珠笑道,“我有個禮物送給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