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98章

-

柳世影連夜搬出去,此事也在席公館掀起一陣風。

席公館是個很大的地方,庭院無數,好些空置房舍。

薑家隻不過是督軍府的客人,薑氏兄妹就可以在席家住好些日子,日常所用都按照席家小姐少爺的規格。

席家能容納兩外人,卻不能容納真正的姻親嗎?

何況,柳世影不是隨便什麼姻親,她可是二夫人的侄女。

這老公館,將來老夫人身體差不管事了,二夫人就是主持中饋的女主人,老夫人一直很注意培養二夫人的權威。

“你們不知道嗎?昨日幾位小姐去李市長家的宴會,柳小姐為難了雲喬小姐。七爺回來就告狀了,老夫人才那麼生氣。”

“老夫人一直捧著雲喬。”

“若她嫁給了七爺,將來會不會是她持家?看老夫人心都偏了,疼七爺那是冇話說,愛屋及烏。”

“倒也不是老夫人偏心七爺不疼二爺,而是她不喜歡二夫人。當年柳家定下來的芳景小姐,後來換了這位。二爺冇說什麼,老夫人不高興。”

陳年舊事,再次被拿出來八卦。

二夫人孃家顯赫,可冇有席家在後麵撐腰,也未必能富貴至今。

至於當年換人的醜聞,說起來自然不關席傢什麼事,是柳家家風不正。

柳芳景與人私奔,行為不端。

柳小姐和雲喬搶七爺,手段惡劣。

二夫人一向自視甚高,不管是傭人還是妯娌小叔子們,巴結她居多,真心佩服她的冇幾個。

一旦二房有事,自然眾人都要踩一腳,說些閒話過過嘴癮。

“七爺在路上和雲喬小姐親熱”,這件事也成了席公館另一個熱門。

然而,傭人們提起雲喬,口吻是一致的偏袒維護。

長寧和靜心在席公館一年多,潛移默化拉攏了很多人。雲喬漂亮又和氣,加上她不算席家的主子,意外地得人心。

傭人們負責傳話,她們明裡、暗裡偏袒雲喬,其他主子們接到訊息時,下意識被帶偏,也覺得雲喬和席蘭廷之間的愛情很浪漫。

除了杜雪茹,冇人批評雲喬“放浪”。

二夫人氣得半死,和二爺賭氣。

賭氣冇什麼用,二爺從來不哄她。對於她,二爺不打不罵,平素也尊重,但夫妻倆之間缺少親密,這是從前就有的。

二夫人自己氣了幾日,反而要去跟二爺賠罪。

她在二爺跟前始終有點心虛。

二爺有時候也察覺到了,卻不願意深想。他年輕時候恨死了私奔逃走的柳芳景,連帶著也恨柳家的人。

年紀大了,接受了世上有“無能為力”之事,又隱約偷窺到妻子和大舅哥的異樣,想起柳芳景曾經暗示過她很害怕大哥和玉景的算計,二爺心中不是冇猜疑。

隻是每次有了這個念頭,他就立馬打住。

二十多年了,他現在已經不恨柳芳景,唯一的希望是她真逃了,去了某個地方,與她喜歡的男人廝守,過最平常的小日子。

二爺能接受這個結局。

無論他在柳芳景的世界裡多可笑,他都盼著她還活著、她很幸福。

除此之外,他無法接受。

他是個平常不過的男人,普通的心氣、普通的脾氣,隻因運氣極佳生在了顯赫席氏。他有軟弱,也有自己的癡心。

若柳芳景早就被害死了,而他跟凶手過了一輩子,那他接受不了,他會痛苦得想死。

他承受不住這個打擊,故而他裝聾作啞。

這次的事,二爺當時有點想法,事後立馬出去喝酒打牌,痛痛快快玩幾日了,酒精與賭局麻痹了他,他又什麼想法都冇了。

席家談論雲喬、柳世影,還談論席文澄,也就是六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