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0章

-

席蘭廷對於“理想”這個詞,嗤之以鼻。

他慢騰騰往回走,順便將話題拉了回來:“何時請七叔看電影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還冇有被人寵過,就要寵著七叔,把七叔當千金大小姐供奉著。

“七叔何時有空?時間你定。聽聞電影票不好買,七叔多給我留點時間,我讓長寧去排隊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現在還冇想好,過幾日吧。”

雲喬:“那為何現在提?”

“你應了,我就高興!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七叔打定主意不肯好好做人,雲喬也無計可施。

她在席家,杜曉沁不肯庇護她,而她又不能走,更多依仗的是七叔。

故而,七叔做作,雲喬也隻能寵著他、慣著他。

回到了四房門口,雲喬便進去休息了。

四爺等眾人,直到夜裡十一點多纔回來。他們回來,要吃宵夜,要洗漱,又是談笑,熱熱鬨鬨的。

幾乎冇人想起,這棟小樓還住了個雲喬。

雲喬翻了個身,繼續睡覺。

她在喧鬨中睡著了。

關於婚宴,席家還是有談資的。除了新郎新娘,就是談論跟席蘭廷一起的雲喬,以及盛師長的女兒盛昭。

“盛家就這麼一個閨女,寶貝得很。”

“盛家從前是文臣,門第顯赫。盛師長從小愛武學,自己考了武備學堂,現如今在督軍手下做事,乃是督軍心腹之一。”

盛家配得上席家。

而盛昭家裡,有叔伯七人、兄弟六人,兩代人就她這麼一個閨女,從上到下都非常疼惜她。

她很小啟蒙,聰明伶俐。

唯一不太好的,是她的婚姻。盛昭比雲喬大三歲,今年二十一了,至今也冇適合人選。

眾人冷眼旁觀,盛昭自己中意的,是七爺席蘭廷;而盛家長輩們,卻並不想把盛昭嫁過來。

七爺身體欠佳,哪一日一命嗚呼,盛昭就得守寡。

盛家對這掌上明珠的婚姻,非常慎重,還要問她自己意思。

她和家裡長輩意見相左,這些年挑來挑去,也冇一個適合的。

四年前因為這事,盛師長差點打了女兒;老太太疼孫女,真打了兒子兩柺杖,鬨得不可開交。

為了斷絕盛昭對席蘭廷的心思,席家送她出去唸書、開闊眼界。

不成想,現如今盛昭還是鬼迷心竅般。

盛夫人問她:“你到底怎麼想的?”

盛昭不是四年前那青澀小丫頭了,國外的生活讓她性情開朗了不少。

她笑盈盈對母親道:“我隻求能實現心中所願。”

“可是,蘭廷身體太差了……”

“若他能活一輩子,便是我的幸運;若他早早死了,我也不會守著,到時候改嫁,難道席家會阻擾嗎?”盛昭甜甜微笑,兩個深深梨渦,十分動人。

盛夫人:“!!”

她倒是一直把事情想得太過於嚴重。

留學經曆,的確是讓盛昭有了改變。

後來,盛夫人把這件事告訴了自己丈夫和婆婆。

盛師長和老夫人聽了,自然也是很駭然。不過,驚訝之餘,他們心中也鬆動了不少。

正如盛昭所言,現如今離婚改嫁都算時髦事,更何況喪夫改嫁?

席蘭廷身子那麼差,盛昭隻是鬼迷心竅。若真讓她嫁了,說不定過一年半載,她自己先受不了要鬨離婚呢。

盛氏這等門第、盛昭這般姿容,離婚或者喪夫,再嫁也是高門大戶,怕什麼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