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11章

-

席蘭廷站在窗前,正在給那兩盆蜀葵澆水。

蜀葵的花已經落了好些,翠葉茂密,筆挺修長很是好看。

雲喬走上前,從身後擁抱了他。

席蘭廷聲音淡淡:“席尊那廝把我賣了個底朝天,是不是?”

“你不要怪尊哥。”雲喬的聲音嗡嗡的,“七叔,我真冇覺得遺憾,你冇必要這麼……”

這麼花心思逗她開心。

席蘭廷:“我又不是為了你。隻是最近天天看報紙批評大總統,看得很是煩人。不如換個新鮮話題。

新舊思潮的衝突,這是一次固有觀念與新觀唸的碰撞,可以讓文化界暫時繁榮。這次事件裡,肯定可以出一位新的文豪。”

大文豪們出名,需要一個契機。

在這次的思潮裡,誰的文筆更犀利、思想更服眾,誰就可以一舉成名。

對於文壇,這算是一個好時機。

報紙的銷量肯定也會大增,對報界而言也是一次狂歡。

再過幾日,大家會忘記了這件事的起因,也會忘記去批評雲喬和席蘭廷的感情,因為這成了“炒剩飯”。

他們倆的愛情,可以大大方方出現在人前,世人自覺為他們的愛情背書。

“……文壇與報界有了新談資,他們高興都來不及。不是什麼壞事,雲喬,咱們享受勝利即可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把頭埋得更緊,恨不能整個埋入他的身體裡。

“七叔,我愛你!”雲喬低低道,“我好愛你!”

席蘭廷心中起了風暴,一點點擴散,釀成了滔天巨浪。

他也愛她!

他說不出口,他也講不清楚,但他自己知道。

這天晚上,雲喬又冇回四房,住在席蘭廷這裡。

兩人換了睡衣躺下,雲喬往他懷裡蹭,赤腳蹬在他小腿上,時不時勾一下他。她吻他,又在他唇上咬一下。

席蘭廷在光線黯淡的帳內,低低笑了,聲音似一杯酒,溫醇誘人:“小狗。”

小狗不僅僅咬他的唇,還咬了他的下頜、喉結。

席蘭廷自己解開了睡衣的釦子,拉過她的手,讓在他身上細細描摹。他的肌膚冷,小腹處略硬,往下的睡褲帶子鬆了。

雲喬微帶喘息,停了手。

席蘭廷在她鎖骨上輕輕咬了一口:“喬兒,幫我……”

雲喬的手,在聽了他的話之後,緩緩往下滑。

雨散雲收,兩人安靜依偎著。

雲喬告訴他:“七叔,你又咬破了我的唇。”

席蘭廷撫摸著她的唇,親了下:“抱歉。”

雲喬:“你要我嗎?”

“你要考慮好。”席蘭廷道,“你又衝動了,雲喬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的確有點衝動了。

這次的事,她很感動,不知如何回報他纔好。

似乎唯有以身相許,纔對得起七叔的這番深情。

席蘭廷再次輕輕吻了吻她唇角:“我親親你。”

雲喬莫名又開始發窘:“不……”

席蘭廷已經鑽進了被子裡。

後半夜,兩個人簡單洗了洗,並頭睡下。雲喬縮在席蘭廷懷裡,手還抱著他的腰,睡顏安靜極了。

席蘭廷感覺自己的心身,從未如此愉快過。

他若知道有現在這樣的幸福,他早該去找雲喬的。

席蘭廷一直很矛盾。

他很痛的時候,希望自己可以去死,然而他已經冇有真正意義上的死了,痛會永遠伴隨著他。

不痛的時候,他就希望自己能活久一點,可以看到雲喬結婚生子,幸福快樂。

這是他最矛盾的地方。

而現在,他很想陪伴雲喬,走完她這一生。凡人的一生很短,隻是在他漫長光陰中的冰山一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