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2章

-

杜曉沁很少想起往事。

往事裡,她總是陪襯——另一個人的陪襯。就連她娘,待那人都溫和無比,愛她更甚。

一股子錐心刺痛,讓杜曉沁呼吸急促,她匆匆忙忙回房去了。

端陽節之後,梅雨季來臨。

梅雨季又濕又悶,天空灰濛濛,隨時下兩滴太陽雨,無風且熱,是江南最難熬的一段光陰。

雲喬這些日子,梳兩條長辮,露出她光潔後頸。

客居的薑小姐燕羽過來尋她玩。

薑燕羽剪掉了長長頭髮,齊耳短髮利落乾脆,露出她半截修長頸項。

“……你也把頭髮剪了吧!你們這邊的天氣,太惡劣了。長頭髮洗了都乾不了,一天到晚濕黏黏的。”薑燕羽對雲喬道。

雲喬:“不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我老派。”雲喬道,“覺得長髮好看。”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“你來有事?”雲喬又問。

薑燕羽壓低聲音,興致勃勃告訴雲喬:“我們發現海堤那邊,晚上有露天賭場。我和我哥哥打算去探險,你要不要去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些大戶人家的少爺、小姐,不知人間疾苦,探一探簡陋的露天賭場,就是極大的刺激事情。

雲喬對賭場毫無興趣。

她在香港,登過最奢華的銷金窟,與名流在頂層玩西洋牌;她在廣州,坐在十三行門口跟人賭骰子,一個星期贏遍整個行當。

賭,對雲喬而言是個冇什麼挑戰性的玩意兒。

“不了,你們自己去玩吧。”

薑燕羽卻拉著她的手,撒嬌:“去嘛雲喬,咱們倆還能有個伴。我誰也不認識,就認識你。”

雲喬:“真不行,我媽夜裡不讓我出門。”

“我去求四太太。”

“上次文瀾和你哥哥的誤會,讓我媽很討厭我跟你們兄妹倆走得近。你去求她,自討冇趣罷了。”雲喬又道。

薑燕羽打了退堂鼓,非常頹敗。

她悻悻然走了。

屋子裡和外麵一樣悶,濕熱黏糊,衣裳潮潮的,隱約能捏出水。

雲喬實在不想看書,拿出她的三枚古銅幣,在手掌心飛速轉動。

她本是無心的,可不知怎麼轉來轉去,居然把薑燕羽給算了進去。大概是薑燕羽剛剛來過的緣故。

然後,她臉色有點疑惑。

這三枚古銅幣她四歲就會玩,向來很溜,外婆說她天賦異稟。

這一刻卻是稀裡糊塗的。

她正在出神,長寧快步進來。

“小姐,剛剛錢叔傳信,說飛雁來了燕城。”長寧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飛雁是很厲害的殺手。

他是雁門上一任幫主的關門弟子,幫主去世之後,雁門由蕭婆婆接手。這個“飛雁”,早該和蕭婆婆或者錢叔接頭,或者見見長寧、靜心姊妹。

但,這位徒弟一直不露麵。

錢叔隻聽說過他很厲害,卻不知他到底是什麼人、多大年紀、什麼相貌,甚至連是男是女,都不是非常肯定。

他師父去世之後,他銷聲匿跡,突然有了動靜,不同尋常。

“錢叔怎麼得到的信?”雲喬問,“飛雁聯絡錢叔了?”

“不是,是有人要買軍政府高官的命,說自己托人請到了飛雁。”長寧道,“錢叔也是轉了好幾道才知曉這個訊息。好幾方人馬已經去埋伏了。”

雲喬額角跳了跳:“去哪裡埋伏?”

“海堤,露天賭場。”長寧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