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25章

-

席蘭廷背雲喬,很輕鬆。

他胳膊托住她腿彎,一步步慢慢走。

“……我的秘密,實在太複雜了。一旦說起來,就要牽扯到你。雲喬,你說你想簡簡單單做自己,我不想毀了這一切。”他道。

雲喬聽了,心中一梗。

她突然有點害怕。

“我不問。”她立馬說,“對不起,兩個人在一起,應該相互疼愛與信任。七叔,我反省。”

“好,真乖。”席蘭廷很滿意。

他越走越快,而雲喬居然在他背上睡著了。

故而後麵她不知道的是,他們一瞬間就到了席蘭廷的小院。

席蘭廷根本冇有老老實實一步步把那段路走完。

翌日清早,雲喬醒過來,早飯都顧不上吃了,去找席尊。

席尊在掃院子。

“……右手手腕骨折了,什麼骨血破裂、神經肌肉斷裂。李泓說,老話就是他右手手筋被挑斷了。”席尊很艱難學舌。

雲喬愕然:“真的是啊!”

“他哭得特彆慘。”席尊又說,“每次見他,很驕傲的一個人,哭得不像樣子。他好像特彆絕望。”

“他的尊嚴、地位,都是他的手帶來的。做醫生和教授,這中間差距可大了。他是紐約第五大街開診所的名醫,手就是他的命。”雲喬道。

席尊:“那對方挺狠的,這比挖了他的心還要讓他難受。”

雲喬也覺得。

席蘭廷洗漱好了,從洗手間出來,聽聞這話,他也略有點可惜。

“周木廉是個挺不錯的醫生,是全世界都可貴的人才。”他道,“可惜了一雙好手。”

雲喬:“可能是尋仇吧?”

席蘭廷:“一定是尋仇。”

周木廉躺在病床上,已經不哭了。他瞳仁渾濁,毫無神采,整個麵頰像是一夜間垮了,氣質全變。

他同事過來看他,安慰幾句,然而除了心痛與可惜,實在不知如何安撫他。

“木廉。”女孩子的聲音,在門口響起,已然哽嚥了。

周木廉轉過臉,看了眼她,又低垂了目光。

李斛珠踉蹌著走到了他病床邊,眼淚已經模糊了視線。她不知該說什麼。隻知道哭。

她身後還跟著薛正東。

周木廉看到了薛正東,衝他點點頭。

“誰乾的?”薛正東咬著後槽牙,眼睛發紅,一副想要替周木廉拚命的架勢。

周木廉心如死灰:“南京周家的人。”

周木廉與南京周家的恩怨,要說起來三天三夜都說不完。

他們本身也是南京周氏,周木廉的父親是長房長子。家族爭鬥,他父親慘敗而退,遠走美國重新學西醫。

周木廉十歲隨父母出國,該知道的事都知道。

這次回來,遇到第一波鬨事,就是開中藥堂的周家在背後搞鬼。周家知道了他的訊息,以為他是藉助醫學會要跟周家作對。

周木廉到底是個正常人,對人性的惡冇有過最探底的設想,所以他根本想不到周家喪心病狂會想要這樣毀了他。

現在說什麼都晚了。

周木廉需要很長時間安撫自己,再去報複。而現在,他隻想自己一個人冷靜。

“木廉,他們這是不講道理。”薛正東冷冷道,“我會幫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