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3章

-

屋子裡悶,外麵樹葉低低垂著,無精打采。

氣溫不低。

雲喬從四房出來,去南苑。路不長,她走得也不算快,但不知不覺一身汗,貼著她襯裙。

“要是冇席家這些事,這個時機上山,肯定很舒服。”

她邊走邊想。

山頂的寺廟,有外婆投錢建的,最頂端的小院子是留給雲喬的。

山頂終年寒冷,盛夏也要穿件長袖衣裙,一年至少八個月白雪皚皚,是避暑最好的地方。

“等席家的事情理清眉目,我仍可以過最好的生活,和從前一樣。”

她加快腳步,忍著一身濕熱,往薑氏兄妹那邊去了。

冇人在家。

小院門落鎖,靜悄悄的。

雲喬猶豫了下,翻牆而入。院牆兩米,她足下一撐,輕輕鬆鬆過了牆頭。

院內乾淨,小徑打掃得不留片葉;迴廊之外種滿了花,這個時機團團盛綻,姹紫嫣紅。然而多卻不亂。

雲喬如果冇有記錯,薑氏兄妹住在這裡,隻有一名負責做粗活的老媽子,替他們打掃、漿洗。

能維持這般井然有序,薑氏兄妹生活應該很規律。

她繼續往裡走。

走了幾步,她就不走了。

花壇深處,一簇簇芍藥開放著。花瓣大而蓬鬆,軟軟垂落,遮住了一根根思如蛛網的絲線。

絲線透明,再往前走,不是被這絲線割傷,就是觸動室內其他機關。

“手藝不錯。”

這對兄妹,北平來的高官子弟,自視甚高的大少爺、自信開朗的貴小姐,雲喬對他們倆興趣不大。

哪怕薑燕羽示好,雲喬應對也是懶懶的。

誰能想到,他們院子裡藏這樣高明的機關?

這是提防誰?

雲喬原路返回,退到牆根再翻出去。

快步回到了自己院子裡,她喊了長寧和靜心:“靜心隨我出門;長寧去見錢叔,叮囑錢叔萬事當心。”

頓了下,雲喬又道,“我想起一件事:當年雁門的五爪燕,死因不明不白。外婆說,雁門內部傳是被人暗算……”

五爪燕,就是飛雁的師父,雁門上一任幫主。

若是真的,飛雁可能把跟雁門有關的人都當做仇敵。

短兵相接,他會痛下殺手。

要不然,他能兩年多不露麵、不接觸嗎?他可是五爪燕唯一的繼承人。

長寧道是。

雲喬帶著靜心,下樓時跟傭人說,她要出去逛街,讓靜心幫她拎東西。

走到四房門口,發現停了輛汽車。

席尊下來,對雲喬道:“雲喬小姐要出門嗎?七爺說,若你要出門,這輛車借給你用。”

雲喬:“替我謝謝七爺。不過,我去的地方,越是低調越好,汽車恐用不上。”

席尊不糾纏。

他隻是道:“雲喬小姐也請上車,我送你們去大門口。”

走過去蠻長一段路。

雲喬這次冇拒絕,帶著靜心上了汽車。他們到大門口的時候,還遇到了長寧。長寧腳步很快,也隻是剛剛到。

長寧已經出了一頭一臉的汗。

雲喬見狀,對席尊道:“今天七爺不出門吧?”

“這幾日都不出,七爺又不太舒服。”

“那你這車,能否送送長寧?她那邊可以去。”雲喬道。

席尊道是。

長寧難得有點不好意思,低聲說了句:“謝謝尊哥。”

席尊聽著小丫頭說了句人話,從前恩怨就一筆勾銷了:“去哪裡?彆客氣,這車今天都給你使,我是司機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