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31章

-

席蘭廷總記得,她在他身邊最後那一年,從來不笑,總是不開心;而後她去了孔雀河,她為其他人奔走努力,她活得肆意快活。

每個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。

雲喬曾經無數次告訴他:“我想要回上清山,我想要離開你。”

在往後的日子裡,席蘭廷無數次回想她的點點滴滴。

她說過的話、她做過的事。

有些他無法接受、不能理解,可是她想。

失去了她之後,席蘭廷有漫長的光陰反思,他應該疼愛她。

疼愛不是圈禁她,而是應該縱容她。

縱容她的一切,隻要她想。

席蘭廷也明白了一個道理:她快樂與否,她自己知道。她想要的,就是她的快樂。

“……七爺,章碎了。”席長安猶豫著提醒他。

席蘭廷回神,才意識到自己把私章捏得粉碎。

他鬆了手。

私章變成了一堆齏粉。

“再去幫我定製一個私章。”席蘭廷對席長安說,“剩下的字,你自己簽,蓋你的私章。”

席長安在外麵管生意,他的私章席蘭廷和其他管事都認可。

“是。”

席蘭廷:“席榮。”

席榮快步跑了進來。

“讓廚房準備好七日的人蔘雞湯,各色牛羊肉。”席蘭廷道,“現在螃蟹肥了嗎?”

“挺肥的。”

“做些蟹黃膏。”他吩咐。

席榮一一記下。

席蘭廷站起身,拍掉了自己身上私章碎掉時候的粉末,他要去醫院接雲喬了。

雲喬站在周木廉床邊,和李斛珠一起看著他。

李斛珠把情況告訴了周木廉。

周木廉目瞪口呆。

他不想傷害李斛珠,卻實在冇忍住:“你腦子有坑吧?”

李斛珠:“可是,任何的希望都不能放棄啊。”

這叫希望嗎?

這是胡鬨,這是愚昧至極!

“你在國外的時候去教堂,你信奉的是什麼?難道上帝真的存在嗎?你相信上帝,你是不是腦子也有坑?”李斛珠突然吼他。

周木廉:“……”

李斛珠把雲喬和上帝做比,周木廉覺得無法忍受。

然而她說得對,信仰虛無的神明,本就是一件很愚蠢的事。

那是走投無路時候的寄托。

就像此刻的他。

也許,他真的去去燒香拜佛,祈求一點微弱的希望。

“對不起。”他向李斛珠道歉,“你說得對,是我太蠢了。”

他目光轉向了雲喬。

之前的驕傲、冷漠,在他受傷之後都化成了深深的絕望。

絕望讓他眼神黯淡無采。

他看人的時候,不再帶著高高在上的盛氣淩人,卻也不卑不亢,隻是疲倦極了。

“雲小姐,我應該怎麼做?”他問。

他不想李斛珠哭了。

兩人從相戀到分手,有過兩年最好的時光。哪怕那些光陰都結束了,周木廉也不想她站在自己病床前,痛哭抹淚。

她可以哭,卻不應該為他哭。

他不值。

“首先,請你叫我姑姑,從內心深處信任我。”雲喬道。

周木廉艱難牽動了下唇角,很像被父母逼迫去廟裡祈福的男孩子,指哪拜哪,不帶任何的情緒:“姑姑。”

雲喬也冇想到,事情這樣順利。

她還以為,周木廉肯定要把她趕出病房。

周木廉比雲喬想象中更冷靜。應該說,他可能已經想好了自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