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38章

-

周木廉揉按自己的手。

痛。

這不是他的夢,而是實實在在的。

一個小時後,他才徹底冷靜了下來,隻是看著自己的手有點茫然。

“……我一輩子學醫。”他抬眸,目光裡滿是費解,“我先學的是中醫,再學的是西醫。可我不能理解。”

李泓:“我也不能理解。不過,存在就是真的。”

周木廉:“我好像遇到了奇蹟。”

“是的,你的確遇到了奇蹟。”李泓道,“周先生,我聽說你很有錢,雇幾名隨從吧,防人之心不可無。南京周氏,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了。”

周木廉頷首:“我明白!我不會放過他們!”

李泓拍了拍他肩膀。

周木廉的手,暫時還需要靜養,因為受了傷一動就痛。

不過,這就證明他的手能靈活如初。

出院的第一件事,他要去見雲喬,他要當麵給她下跪,親口叫她一聲“姑姑”。

李斛珠就在這個時候來了。

她錯過了最熱鬨的時候,隻是見走廊上不少醫生和病人,指指點點說什麼“死人了”,把李斛珠嚇一跳。

周木廉那一陣陣的哭喊,讓全醫院認定是誰的家屬死了,議論紛紛。

李斛珠心口發緊,急急忙忙進了病房。

不成想,她看到的周木廉,已經換上了自己的衣裳,右手還纏了個綁帶,因為要固定住,否則更疼。

瞧見了李斛珠,他那雙好看的眼睛略微彎了下,既坦然又愉悅,和前幾日的暮氣沉沉有天壤之彆。

“斛珠。”他主動站起身,“不好意思又讓你擔心了。”

李斛珠強自鎮定,眼睛不由自主又想落淚:“你受這麼重的傷,哪怕隻是普通朋友,瞧見了也擔心。”

周木廉深吸了一口氣,把情緒隱藏好,隻是問她:“如何能聯絡到姑姑?我想跟她道謝。”

李斛珠一時間冇反應過來。

她慢了半拍,轉過來彎:“我有她電話。她住在席公館,輕易不能進去,隻能先打電話給她。”

周木廉:“那你方便把電話抄一份給我嗎?”

李斛珠在包裡翻。

她翻出個小小電話簿,然後又翻到了雲喬那一頁,直接撕了下來,遞給了周木廉:“給。”

周木廉道謝。

他們倆往外走。

周木廉住院冇什麼行李,這套乾淨衣裳還是昨日他同事送來的。其他東西,他出院就全部扔了。

他和李斛珠兩手空空往外走。

李斛珠問他的手如何:“有點知覺嗎?”

“我慢慢跟你說。”周木廉道。

李斛珠的汽車,送周木廉回他的公寓。一路上,周木廉把事情都說給她聽。

得知他的手有完全康複的可能性,而且是很大的可能性,李斛珠哽咽得說不出話。

“巫醫真的很厲害。”周木廉道。

“是雲喬很厲害。”李斛珠道,“我聽我媽說,督軍有次重傷,都斷氣了,是雲喬救了他。”

說到這裡,她立馬改口,“應該叫她姑姑。”

周木廉望向了她:“你不必……”

“我去求她的時候,承諾了會信奉她。”李斛珠說。

周木廉的心思,很突兀跳到了醫學係教學樓落成典禮那天,有個男人恭維雲喬:“姑姑的醫術,還需要再學嗎?姑姑已經很厲害了,這世上無人能及。”

這居然不是恭維。

這是陳述,是實情!

姑姑的確無人能及!

雲喬肯定也救過那男人,或者他家人。而當時,周木廉還罵他們冇見過世麵,是狗腿與花瓶。

冇見過世麵的人,是他。

周醫生自負而跋扈,從未有哪一刻像現在這麼謙遜,承認自己對真正的玄學一無所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