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45章

-

開車回到了席公館,雲喬在席蘭廷那裡吃了晚飯。

晚飯有一道鴿子湯。

席蘭廷給她盛了一碗:“放了紅棗和枸杞,你最愛喝的。”

雲喬道謝。

飯後,雲喬回了四房。

四房眾人不知她又出事,隻以為是席蘭廷再次生病了。

“他怎樣了?”杜雪茹問。

她不再一口一個“你七叔”,卻又不知如何當著雲喬的麵稱呼席蘭廷,隻得簡略了。

“已經好了。”雲喬道。

杜雪茹:“雲喬,要不你跟小七說說,早點結婚吧。他的身體這麼差……”

拖下去,他半途死了,豈不是太虧?

雲喬笑了笑:“媽,這話我不好說呀。”

“也是,你不能急。”杜雪茹說。

雲喬轉移話題,又問杜雪茹:“家裡人都在說文洛的事,您和爸爸選了什麼結果?”

是要錢,還是要官?

杜雪茹抿唇笑,難得有了點城府:“好好的,現在提這個做什麼?要等年底。”

席四爺選了官位。

他原本就是財政部的,隻是燕城市政府的財政,上麵幾個人都是督軍親信。

次長是聞家的人。

和這個庶弟相比,督軍跟聞家更親近些。席四爺在衙門裡毫無升遷希望,但他屬於能乾實事的。

席四爺才能平庸,無功無過。他絕非賢能,但也不算草包。

調任北平,那邊的大總統需要席家軍隊支援,需要燕城這一方勢力相助,不會虧待席四爺。

席四爺對前途很有希望。

隻不過,事到臨頭他又有點難受,故土難離。

“……不要說這個了。雲喬,你還有幾日就要開學了吧?”席四爺打斷了她們的話。

杜雪茹微愣,繼而纔想起來,雲喬要去念燕城大學新開的醫學科。

這也是席蘭廷的手筆。

席蘭廷為她專門建了個學院。

“對。”雲喬道。

席四爺說:“我給你雇個司機,這筆錢由我私人出。”

席文瀾聽了這話,心裡苦澀難言。

她也有司機與汽車,卻不是席四爺給的,而是老夫人那邊專門提供的,司機的薪水由老夫人院子出。

現在,爸爸卻要給雲喬專門配個司機。

雲喬聽了,先是沉默了一瞬,才道:“爸,多謝您的好意,我心裡很是感激。您還記掛這件事,謝謝。”

她一連說了兩個謝謝。

雲喬平日裡閒話不多,但她懂得感恩。旁人對她好,哪怕隻是輕微的小恩小惠,她都會記住,並且很感激。

“隻是我習慣了自己開車,來回很方便。汽車這東西,不需要力氣,就是個靈巧活兒。我自己更仔細,更有耐心,肯定比司機安全。”雲喬道。

席四爺聽了,點點頭:“也好。你有什麼需要,跟爸爸說。”

“好。”雲喬毫不客氣。

席文瀾忍無可忍,手指捏緊了筷子。烏木的筷子沉重,她手指發白,幾乎要把沉重的筷子捏碎。

翌日清早,席文瀾藉口出去找朋友,早早從席公館離開了。

燕城一處小染布作坊,房舍低垂。饒是陽光明媚,也驅不散院子裡的黴味。

席文瀾捂住了口鼻。

對方請她到裡屋坐下,前後都有自家的小夥計把守,這才氣急敗壞問席文瀾:“你要做什麼?”

他說的是燕城口音的官話。

席文瀾一開口,卻是日語。她有非常流暢自然的關西口音,屬於日本貴胄的口音:“我要見信鴿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