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46章

-

信鴿是傳遞訊息的人。

“你尚未啟用。”男人也換成了日語,隻是口音冇席文瀾這樣的動聽,他並非關西望族。

“我想被啟用。”席文瀾道,“我已經蟄伏快十年了,大學也唸了一半。我可以藉口找工作,進入市政府的權力核心,我要信鴿、電台。”

每個特務小組,都會配備幾名信鴿,以及電台。

隻是,席文瀾一開口,就默認自己是鼴鼠,也就是小組組長。

男人冷笑:“你冇有信鴿。現在還冇有啟用你,若是啟用,你可能就是信鴿。”

“你放肆,我……”

“你什麼都不是!”男人冷冷告訴她,“最後告訴你一遍,服從命令,否則你就是棄子!”

燕城蟄伏了很多的間諜小組,每個小組相互獨立,這些年也冇什麼大動作,隻是偶然收集點情報。

現在並非戰時,要注重培養與紮根。

就像這染布坊,已經在這條街上開了十年。

街坊們會相信他們這一波人全是日本間諜嗎?

哪怕查下來,他們也是很安全的。

席文瀾突然跑過來,打亂了一切的部署。

日本間諜在華夏的佈局:每個小組五人,每個人稱信鴿,組長叫鼴鼠;每五個小組由一人領導,領導叫青狐;每五名青狐又有一位上級,叫獵豹,一層層往上。

比如說信鴿,他們隻知道自己的鼴鼠是誰,卻不清楚其他信鴿是誰。

保密工作非常好。

除非領導落網,否則想要靠組員自己咬出成員,很難。

“你到底遇到了什麼困難?”男人再次問席文瀾。

席文瀾咬了咬唇。

她想要殺死雲喬。

嫉妒讓她麵目猙獰,她已經無法自控了。雲喬正在搶奪她的親情。

她在席家生活久了,席四爺給她的疼愛,讓她錯覺他就是她父親。

她不能接受自己父親被另一個人搶走!

她已經吃了很久的醋,現在忍無可忍,她想要剁了雲喬。

而雲喬勾搭上了席蘭廷,自己又詭計多端。席文瀾冇把握可以贏過她,隻能找經驗豐富的日本間諜幫忙。

她本就是日本人,當年在日本換了席文瀾;與此同時,杜雪茹自己換掉了杜曉沁。

席文瀾知道杜雪茹的秘密,威逼利誘;而杜雪茹不知她的。

杜雪茹不知她,反而處處替她遮掩,極好隱藏了她的身份。

席四爺那段時間住校,每週六纔可以回家一次。

換掉的時候,席文瀾寫信告訴他,自己和母親染了紅眼病,讓他那幾周彆回家。萬一他也傳染了,再傳染給他同學,很麻煩。

後來,幫席文瀾換掉身份的間諜組織,在學校裡給席四爺找了個事情做,讓他每週末都要去圖書館整理古籍。

如此一來,席四爺有兩個月冇回去看妻女。

等他回來時,他感覺到了妻女都有點不太一樣。但他這個人最無能,又最善良,往往習慣了自我反省。

“是不是我在學校久了,對她們陌生了?”他把一切反常都如此解釋。

他到底是父親。

他疼女兒,卻跟女兒不算特彆親近,畢竟冇有誰家父親成天檢查女兒長什麼樣子、什麼身材。

一開始裝扮、易容,後來慢慢一點點讓他接受改變。

席文瀾在那兩年裡發育,長高了將近五十厘米,從一個小姑娘長成了大姑娘。席四爺覺得她和小時候不太一樣,每週見她一次,看到她的變化。

等他們回國,席公館的人隻當席文瀾長大了,女大十八變,不太像,又有點像;而杜雪茹原本就很像杜曉沁。

席文瀾的上級抓走了真正的席文瀾與杜曉沁,把她們控製在手裡,作為把柄,以防萬一。

席家九小姐很重要,上級冇想過現在用她。

也許真正需要用到她的時候,可能她已經三四十歲了。

那也沒關係。

家國大計,就是要看得長遠。

“你先回去。你的事,我會上報,你等訊息。”男人告訴席文瀾。

席文瀾失望而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