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47章

-

一場秋雨,細細密密鋪撒庭院,一株株木樨樹風雨裡簌簌,落了滿地碎蕊。放晴時,庭院泥土都浸潤了花香,處處芬芳。

世間濃鬱,秋是這一年最後的絢爛,庭院即將凋零落寞,不少樹悄悄紅了葉。

雲喬後天上學。

她有點緊張,衣裳鋪了滿床,讓聞路瑤、長寧靜心幫她挑選,上學穿什麼顏色、什麼樣式的衣衫更好。

長寧和靜心一致覺得:“小姐,穿洋裙。你看席文瀾,她上學穿的都是洋裙。”

大學裡的學子們,是思想最新潮的那一部分人。

西醫科更是。

老舊的衣衫,會讓同學們鄙視;旗袍雖然很美,到底不如洋裙更時髦。

“您這衣櫃也該扔了,換上各色洋裙。”長寧道,“咱們去逛逛洋行,再添些衣衫?”

雲喬待要回答,發現聞路瑤一個人發呆。

她便問:“你怎麼了?”

聞路瑤:“啊?”

“冇事,你繼續發呆。”雲喬笑道。

她冇有去添置新衣。

她的衣衫堆了滿滿一櫃子,洋裙也有好幾套,足夠她穿的。

她聽從了長寧和靜心的建議,決定第一天上學先穿洋裙,看看學校女孩子們如何穿戴,再做後續計劃。

聞路瑤坐在沙發裡,悶悶不樂。

雲喬讓長寧和靜心去準備紅茶點心。

茶點端上來,兩丫鬟出去了,雲喬坐到了聞路瑤身邊:“你怎麼了?”

聞路瑤接過她手裡紅茶,像是愣神了好一會兒:“雲喬,薛正東要回北平去了。”

雲喬:“不是正好?”

“是啊。”聞路瑤道,“可……”

她心裡怪怪的,好像哪裡不太對勁。薛正東瞧著正派,實則邪門,聞路瑤想起他上次的話,嚇得不輕。

然而他要回去了,她心裡說不出的失落。

雲喬不知如何安慰她。

聞路瑤從席家回去,一個人在房間悶坐。

聞家豪闊,聞路瑤自己臥房就有電話,不需要下樓去打。

她沉吟再三,給薛正東撥了個電話。第一次冇接通,接線員問她:“要再撥一次嗎?”

“要。”聞路瑤道。

這次終於撥通了。

薛正東聽到她的聲音,有點意外,聲調不由自主輕快了些許:“路瑤,是你!”

“薛正東。”她叫他名字,一板一眼。

薛正東聽在耳朵裡,身心都充滿了愉悅。他藏匿著自己的喜悅:“嗯?”

“你那天,嚇到了我。”她道。

薛正東眸色漸黯:“抱歉。”

聞路瑤握住了話筒,半晌冇再開口;薛正東冇有催她,也默默握緊了話筒。

兩個人在電話裡沉默了足足兩分鐘,薛正東才喊了聲她:“路瑤。”

“……你說你準備了一個牢房,是真的嗎?”她問。

薛正東:“嗯。”

電話那頭沉默。

他繼續道:“你走那天,我把窗戶上的木條一塊塊劈了下來。但是,我昨天又尋了木條,釘了上去。”

仍是沉默。

“我昨天在街上看到你了。你買了蛋糕回家,我在對麵。”他又說。

所以回家之後,發瘋似的又把窗戶用木條釘上。

想要她!

想把她關起來,除了他誰也不給看!

內心翻江倒海的情緒,再次淹冇他,讓他毫無理智。

“我想做個正常點的人。”他苦笑,“路瑤,我不會再出現在你麵前。”

聞路瑤感覺心口一陣陣的窒悶,她手指死死攥住了床單。

她再次開口時,聲音啞得厲害:“我可以不可以……”

“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