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48章

-

聞路瑤:“我可以不可以,去看看你的牢房?”

薛正東的心口,被什麼狠狠一撞,簡直正中他心臟。

暖流徜徉,他笑容燦爛熱烈,簡直笑出了少年的天真爽朗。然而,他控住了自己的笑聲,很平靜回答她:“好。”

聞路瑤從床上爬起來。

她隨意找了張紙,寫下薛正東小公館的地址,並且留言:“明天派軍隊去救我。”

拿了條披肩,她急匆匆出門了。

聞老爺也要出門,瞧見了她,當即喊她:“天氣有點冷了,你不穿襪子腳不涼?”

旗袍下麵,露出她白皙纖瘦腳踝,腳上孤零零的高跟皮鞋,冇有穿襪子。

聞路瑤置之不理,疾步往外走。

聞老爺又喊她:“慢點,寶兒。你的汽車呢,你要出去坐黃包車啊?”

“寶兒,你帶錢了嗎?去哪裡,爸爸送你。”

“寶兒,你慢些,你到底去哪?”

聞路瑤已經跑得很遠了,抽空回答他:“去送死!”

聞老爺:“……”

聞路瑤乘坐黃包車,趕到了薛正東的小公館門口。

他依靠著鐵柵欄門抽菸,等待著她。

瞧見了她,他當即踩滅香菸,幾步上前,從口袋裡抓了一把錢給黃包車伕,讓車伕不用找。

他眼眸漆黑,看向她的時候深不見底,似能把她吞噬進去,碾碎成渣。

隻是舒展的眉,展露他的愉悅。

“你真的來了。”他似感歎,帶著幾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詫異。

“我好奇。”聞路瑤告訴他。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這姑娘有種異於常人的缺心眼。對於恐怖的人與物,她竟能壓下自己的恐懼,產生好奇。

薛正東朝她伸手。

她猶豫了下,把手遞給了他。

他小麥色肌膚,她雪色肌膚,兩隻手相握,有種彆樣的反差,令人心神一悸。

薛正東牽著她,進了小公館。

纏枝大鐵門關上,發出清脆一聲響。聞路瑤回頭看了眼,感覺自己親自走下了地獄。她作為獵物,自己送上門來了。

她隻是,在他說“再也不見”的時候,心痛如絞。

她一定是瘋了。

隻有瘋子,纔會去心疼一個變態。

薛正東帶著她上樓。

鐵門四周牢固,門框都是鐵製的,異常結實;他推開門,聞路瑤感受到了厚重。

房間裡黯淡,推開鐵門就需要開燈。

乳白色的傢俱、淺色床單與深紅色窗簾,是她的喜好,也是她房間相似的佈局。

房間很大,和她的房間類似。除了衣櫃、梳妝檯,還有一整排書架。

聞路瑤一一掃過去。

薛正東站在門口,聲音低低的:“我關門了。”

聞路瑤看著那門,再看向這人:“答應我一件事。”

“嗯?”

“如果想要害死我,給我一點痛快,我怕疼。”她道。

薛正東微笑。

他用力關上了門。

門一闔上,他眸子裡的漆黑湧起了風暴,黑**念在燃燒,他薄薄襯衫麵的胸膛,輕微起伏著。

他眸子變得銳利。

聞路瑤被他拉到了窗前。深紅色絨布窗簾,觸手柔軟又溫暖。他牽著她的手,用力一扯,窗簾後麵的木條一覽無餘。

一根根,縱橫交錯,牢牢將窗戶釘死了。

“你想要看的。”他低喃,聲音灼熱,被慾念燒得發啞,粗粗颳著她耳膜。

聞路瑤的手,輕輕撫上那木條,的確是大開眼界。

她望著那木條釘死的視窗,喃喃:“你還真是個變態啊……”

薛正東俯身,在她額頭親吻了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