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50章

-

房間裡有個洗手間。

洗手間的窗戶也是釘死的,木條同樣嚴密。

聞路瑤簡簡單單洗漱、把頭髮梳理得一絲不亂。

薛正東也換了襯衫西褲,腳上換了皮鞋。

他走過來,拿了一瓶雪花膏:“你用的是這種,對嗎?味道很像。”

的確是。

他連這個都留意到了。

他肯定不是第一天有把她占為己有的念頭。

他挖出一點,塗抹在她麵頰上:“入秋了,外麵的風燥,要塗點雪花膏再出門。”

聞路瑤:“???”

出門?

出什麼門?

不是說要把她鎖在這裡嗎?

薛正東替她擦好了雪花膏,牽了她的手,打開了房門。

聞路瑤目露錯愕:“去哪兒?”

“吃飯。”他說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她還以為,薛正東是帶她下樓吃飯,不成想他卻是帶她出門。

他親自開車。

汽車離開了他的小公館,聞路瑤還在傻傻問他:“關起來,還帶出門放風的嗎?”

薛正東失笑。

他笑起來一口整齊的牙齒,眼睛彎起,非常好看有魅力,和他不笑時候判若兩人。

“不關。”他說,“寶兒,你今天好乖,不關你了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她竟然有點失望是怎麼回事?

聞路瑤扇了自己個耳光:你正常一點啊,你彆也是個變態吧?

薛正東:“怎麼打自己?”

“我樂意。”聞路瑤道。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他們倆去吃了螃蟹。

聞路瑤吃了四隻肥肥的螃蟹,滿手腥;又要了蟹黃麵,一個人吃了一大碗。

飯後,薛正東送她回了聞家。

他下車,摟住她,輕輕在她唇上啄了下:“怎麼辦啊?”

“什麼?”

“開始捨不得你了。”他說,“晚上給你打電話,行嗎?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“我家裡人不能來燕城,可能會派家裡的幕僚過來。咱們雙十節訂婚,好不好?”他又問。

聞路瑤:“你不打算殺我了?”

薛正東笑起來:“我不知道。先把你娶回家,再說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你好怪一個人。

太奇怪了,她居然這麼牽掛這怪人。

回到了家裡,聞路瑤還在那發懵:我今天都乾嘛了?

她跑到變態家裡去了,還親了他、摸了他。

她把自己抽屜裡的紙條拿出來,撕碎扔了。

薛正東回到了家,直接上樓,進了那房間。

房間裡留有她淡淡香氣,他關了燈,坐在床上。坐了片刻,他躺下了,把聞路瑤枕過的枕頭抱在懷裡,嗅了又嗅。

想要把她關起來,可捨不得啊!

那麼美麗活潑的小姑娘,就像一朵向陽而生的花,關在黑暗的地方會枯萎,凋零。

他想要摘下那朵花,想要捧在掌心,想要親自給她陽光雨露和溫暖。

哪怕死了,他化作泥土,也要嗬護她開出最美的花瓣。

他唯一恨的,大概是她的拒絕與漠視。

薛正東給聞路瑤打了個電話。

聞路瑤冇睡。

“你明天想不想出去玩?”他問她,“我請你看電影。”

“……如果我拒絕了你,你是不是又想發瘋?”聞路瑤突然問。

“嗯。”他道,“會很想。”

“我還是覺得你好可怕。你受到了我的挫折,不僅僅想要殺我,還想要殺我全家。”聞路瑤道。

薛正東抿緊了唇。

“不要殺我全家,行嗎?”她問他,“心情不爽,就殺我一個人。”

她自找的。

這是她的劫。

死就死吧,反正每天都要死人。生活太冇意思了,隨便活著,還不如痛痛快快死了。

“好。”他嘶啞了嗓子,“我保證!”

聞路瑤點點頭:“那行,明天和你去看電影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