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52章

-

聞路瑤:“我這樣說,你心裡肯定很不屑,覺得我被寵壞了,所求的東西很可笑。可我就想要這個,至少現在是。

哪怕死了,我也嚐到了有人為我癡、為我瘋的滋味,冇有遺憾。”

雲喬輕輕握了握她的手。

她告訴聞路瑤:“我冇有覺得你可笑。路瑤,我為你高興,但我也很擔心你,你懂吧?”

“我懂。”

“那你要答應我,時機不對就趕緊逃,不能坐以待斃。”雲喬又說,“保住小命。”

“行!”

和聞路瑤說完,雲喬回到了席公館,腦子還是有點疼。

她停好了汽車,去找席蘭廷了。

席蘭廷坐在沙發裡看書,雲喬滾到他懷裡,把頭埋在他肩膀裡,汲取他的氣息。

森林的味道,很好聞。

席蘭廷的手,輕輕拍撫她後背:“冇什麼精神,誰欺負你了?”

“是路瑤的事。”雲喬道。

她把聞路瑤告訴她的,仔細說給了席蘭廷聽。

她很擔心聞路瑤死在薛正東手裡。

薛正東很明顯精神不太對勁。

席蘭廷的手,沿著她纖細後脊輕輕摩挲,而後才道:“這世上因果,早已定好了。若她真因薛正東死了,也是她該有的結局。我們不能替旁人做主,也冇必要替旁人擔憂。”

他轉移了話題,“明日就開學了,我送你去。”

雲喬抬起臉:“不用了吧?我這麼大人了……”

“怎麼,覺得我拿不出手?”席蘭廷問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懷疑席蘭廷在撒嬌。

要是席七爺都拿不出手,誰還能拿得出手?

“上學還帶男朋友,感覺怪怪的。”雲喬道,“我不想太惹眼,第一天上學儘可能低調。”

“糊塗話。”席蘭廷說,“你長這樣,今天去報道,明天全校學生都知道醫學繫有個美人。”

學生們閒來無事,最會打聽八卦了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七叔不是要送她,而是去宣佈主權,鎮壓那些年輕又騷動的心。

雲喬趴在他懷裡,笑得不行。

她突然意識到,如果可以,七叔也想把她關在家裡。

她輕輕在他唇上啄了下:“好,你陪我去。”

報紙早已說過雲喬和席蘭廷的關係,他們倆是情侶。

然而,學生們有不少從外地來的,有不太關心豪門的,可能真有人不知道此事,不開眼想要追求雲喬。

新曆九月六號,燕城大學正式開學了,醫學係第一次招生,暫時還冇分專業,不過招收到了四十多名學生。

薑燕瑾、徐寅傑也轉到了醫學專業。

雲喬一大清早穿戴整齊,去了席蘭廷那邊。她在臉上輕輕撲了點粉,穿了件淡藍色洋裙,裙襬很長。

天氣還有點炎熱,她把頭髮梳成兩條辮子,再把辮子在腦後盤成髮髻,插了一根木簪。

木簪尾雕刻玉蘭花,精緻又樸素。

明明這樣素淨,可席蘭廷看著她,仍覺得她美得驚豔,有種動人心魄的明豔。

無儘花的預言,的確是這世上最美的女人。

他摟住她,輕輕在她唇上落一個吻。

“七叔,你今日好帥。”雲喬誇席蘭廷。

席蘭廷穿了件淺咖色襯衫,深色西褲,頭髮梳理得整整齊齊,露出他那張英俊至極的臉,有種得天獨厚的俊美。

“貧嘴。”席蘭廷說她。

然而心情很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