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60章

-

誰敢跟席蘭廷搶羊,誰就該死。

冇有那點血脈,席蘭廷是不會在乎任何生靈的性命。

“我會派人去救他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我根據他八字推演了下他的方位,應該是在距離席公館六裡地左右的地方,可能在某個3號的房間。”

席公館四麵八方,有無數個六公裡的距離。

查的話,肯定不能亂查。

“方位能定嗎?”席蘭廷又問。

雲喬:“以我為中宮的話,就要用後天八卦。老實說,後天八卦我不是很熟。長弟是震位還是艮位?”

“震位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七叔也懂這個。”

“略懂。”

席蘭廷什麼都懂,雲喬聽了也不覺得詫異。

“若震位的話,那就是席公館正東方,距離六裡地。”雲喬說,“三號房,用為昨日的日期時辰,一定是帶三的。”

席蘭廷頷首。

他喊了席尊。

把大概的方位和可能的門牌號告訴了席尊之後,席蘭廷讓他見機行事。

“……你去督軍府借幾名機靈點副官,喬裝打扮,不要打草驚蛇。”席蘭廷又道,“你自己戴個墨鏡裝瞎子,彆叫人看出破綻。常到席家的人,可能認識你。”

席尊:“……”

這是要乾嘛呢?

不過,他還是一一記下了主子吩咐,出去辦事了。

雲喬依偎在席蘭廷懷裡,手指與他五指相纏,卷繞不肯鬆開。

“中午想吃什麼?”席蘭廷問她,吻了下她額頭,“我叫人去準備。”

“想吃魚。”雲喬道,“醋魚。昨日在學校吃了一份醋魚,酸得我牙齒都差點掉了。而且食堂用的花鰱不新鮮。”

席蘭廷:“我以後每天中午給你送飯。”

雲喬忙擺手:“不必了吧……”

“你既吃不慣食堂的,又不樂意洗碗,我送給你,省了你吃不好又勞累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低低笑起來。

席蘭廷吩咐席榮,讓廚房今天中午做醋魚,繼續和雲喬膩歪。

雲喬還是拒絕了他中午送飯,感覺怪怪的。

“我們週三下午冇課,你每週三去找我,咱們倆一塊兒出去吃,好不好?”雲喬道,“碗我已經找到人洗了。”

“誰?”他微微眯了眯眼,眸中聚了點審視。

雲喬:“薑燕瑾啊。門徒就是要用的,否則收來做什麼?要是周木廉跟我們一起吃飯,他也會幫我洗碗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他捏了捏她麵珠,再次說她懶。

“那是姑姑給他們體麵。徐寅傑想幫我洗,我都懶得理他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失笑。

雲喬在他麵前有點裝淑女。應該說,她開了情竅之後,在他跟前有點裝,一開始也不是這樣的。

她一開始麵對祝家的二少,上去就問人家知道不知道她是誰,傲氣得很,像個小霸王。

現在她又開始大放厥詞了。

真可愛。

上清山的大祭司,本就是個英姿颯爽的女人,美得令人窒息,性格灑脫豪邁。

在那個年代,師徒名分,就是上下輩。她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和他相愛,雲喬骨子裡很叛逆。

同時,她也癡迷他。

她總是這樣,很喜歡他的容貌,很喜歡他這個人。

“不要理徐寅傑,那廝敢糾纏你,我叫人打斷他的腿。”席蘭廷道。

話是這麼說,口吻卻閒淡,是絲毫不把徐寅傑放在眼裡的態度。

雲喬笑起來。

席文清生死未卜,雲喬這個做姐姐的,已經把他忘到了腦後。

她和席蘭廷說著話兒,片刻又被他抱回了房,一上午都在他寢臥裡耳鬢廝磨,兩個人心情都極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