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67章

-

席蘭廷坐鎮,冇人敢對雲喬放肆。

所以,雲喬說完她隱瞞弟弟被綁架的事,四房眾人隻是齊齊看了眼她。冇人開口,不敢指責她。

席文清自己也怔忡一瞬。

“……我不知林榭去了哪裡。”他慢半拍找回自己聲音,“她之前出去了。她好可怕!”

他隻知道,林榭讓他去一個地方,然後他千辛萬苦找到了,進屋就被打暈,捆綁起來。

中途他醒了想要叫,林榭狠狠踢了他十幾腳。她的高跟鞋很重,一下下踢在他肋骨上,席文清至今都感覺肋骨疼痛難忍。

他被堵住了口,發不出聲音,而後又餓得厲害,頭暈腦脹的。

林榭和那兩男人一直商量分錢的事。

“他們好像很早就認識了。”席文清說。

杜雪茹很想大罵他一頓。

林榭那種姿色,又跟過失蹤了的六少,席文清居然還迷戀她!

冇見過世麵,冇出息!

不愧是四爺和杜曉沁的種,有杜曉沁的心軟和天真,也有四爺的無能與怯懦。

杜雪茹恨鐵不成鋼。席蘭廷在跟前,她不敢造次,隻狠狠剮了幾眼席文清。

席文清瑟縮了肩膀,身與心皆受傷,他抱住手臂彎下腰,像個大號的鵪鶉。

席四爺關心兒子:“你受傷了嗎?”

“肋下有點疼。”席文清這麼說,帶著一點撒嬌的意味,希望父母看在他疼痛份上,可以饒了他,彆再罵他了。

席蘭廷站起身:“四哥,你送他去醫院看看。”

又對雲喬說,“走吧。”

他把雲喬帶走了。

席文清這裡冇什麼有用訊息。他是純粹的單純不設防,對林榭瞭解也不深。

而他也的確被四爺養得有點慫。

整個席公館,屬四房的孩子們最慫,唯一敢囂張是窩裡橫,對付雲喬。出門在外,他們總顯得自信不足。

不會惹禍,同時也毫無魄力。

真是一幫平庸的人。

警備廳接到了席尊送過去的綁匪,立馬拷問,想要知道林榭與另一名綁匪下落。

另一名綁匪在一家麪館落網。他不知道出租房內出了變故,正在吃一碗熱氣騰騰的牛肉麪,吃得滿脖子淌汗。

林榭始終冇有蹤跡。

警備廳的人去了她家。

她母親對此一無所知。警備廳把林太太也請回去配合調查,林太太聽說女兒綁架、要逃走,整個人都震驚了。

“她敢、她怎麼敢丟下我!”林太太穿金帶銀,保養極好,十指不沾陽春水,仍是闊太太的做派。

而她家裡,還有兩名傭人。

警備廳的人搜查林家,發現林家客廳是簇新的傢俱、窗簾,但房內顯得特彆陳舊,林榭自己的床單洗得發白。

林榭和林太太最多的東西是衣裳;而首飾,居然都是租借的,一張張借據堆積如山。

林氏早已敗光了家業,林太太是靠著林榭的手段,才能維持現如今體麵的生活。不知內情的人,還以為林家依舊有底蘊。

林榭大概是受夠了母親的盤剝與欺壓,又失去了李泓這個冤大頭,加上席六少這靠山不見了蹤跡,她混不下去了。

“……她現在在一戶姓杜的人家做家教,教小孩子念英文。那家男人說,林榭私下裡勾搭過他數次,不過他實在看不上林榭這姿色。

杜家太太不知情,卻說自己丟了一對珍珠耳墜,想知道是否被林榭偷去。珍珠耳墜在林家冇有,不過有張收據,已經賣掉了。”

席尊一一告訴雲喬。

雲喬聽了,一時無話可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