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72章

-

徐寅傑上課時候就想擠到雲喬和席蘭廷身邊,被薑燕瑾按住了。

小薑同學對姑姑非常忠誠:“寅傑,不要找罵。這是大課,回頭你被雲喬揍一頓,全校聞名了。”

徐寅傑真有點怕捱揍,忍了。

放學後,他還是忍不住湊到雲喬和席蘭廷身邊。

他的目標不是雲喬,而是席蘭廷。

從中文係的教室走到食堂,約莫七八分鐘。徐寅傑跟上來,甩都甩不掉,雲喬很頭疼偷偷瞪他。

“……雲喬,你知道機械繫有個男生叫陳堂青嗎?”他問。

雲喬一頭霧水:“不知道,他是誰?”

“機械繫的陳堂青。”徐寅傑重複一遍。

雲喬微微擰眉,有點不悅:“你到底何意?”

“醫學係教學樓落成典禮那日,學生遊行起了衝突,這件事當時我們都在場,對不對?”徐寅傑目光緊緊鎖定席蘭廷。

席蘭廷腳步緩慢,和雲喬並肩而行,並未側頭去看徐寅傑,餘光掃到了他,也懶得多看一眼。

“是啊。”

“陳堂青的手被子彈打穿,斷了一條神經,手廢了。所以這個學期他冇來,退學了。”徐寅傑道。

雲喬腳步頓了下。

“誰開的槍?”徐寅傑依舊盯著席蘭廷,“七爺,這件事太詭異了,您不覺得嗎?陳堂青一輩子可能毀了,想找個人賠償都難。”

雲喬狠狠瞪了眼徐寅傑:“你這話什麼意思?你想說七爺是罪魁禍首?”

她通過周木廉和徐寅傑的閒聊,已經確定了一件事:那次的刺殺,在場所有人都不記得。

隻雲喬、席蘭廷和他身邊隨從還記得此事。

大家的記憶,在遊行混亂時戛然而止;然後發生了什麼,都是一片模糊。

徐寅傑隻稀裡糊塗做了幾個夢。

周木廉也說,他夢到過雲喬,她像個女俠飛簷走壁。

而那件事裡的罪魁禍首,是周家和席六少文澄。

周家的目標是周木廉;而席六少遠逃南洋了。

“我覺得有什麼事發生。”徐寅傑道,“雲喬,我隻是不搞清楚渾身難受。”

“你難受你的,乾嘛要給七爺扣帽子?”雲喬不悅。

徐寅傑:“我並冇有說什麼。”

“你已經暗示得很明顯了。”雲喬道,“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說話,否則彆怪我揍你。”

席蘭廷態度無所謂。

他在大庭廣眾下,拉了雲喬的手:“去吃飯。”

雲喬冇有往四周看。

但她知道,這樣大膽又開放的行為,學生們一定在背後嘀嘀咕咕。

她手掌有點燙,耳尖悄悄泛紅了。

好在已經到了食堂門口,席蘭廷很自然鬆開了她。

食堂旁邊有個小鋪子,平日裡賣些小菜、醬等,也買小點心與食盒。

雲喬又去買了一個。

她排隊去把新的飯盒衝乾淨,走回到席蘭廷身邊。

“喏,一人一個。”她笑盈盈的,一泓秋水裡盪漾出了漫天星芒,璀璨明亮。

她對席蘭廷的愛意,從她的眼神裡儘數可以讀到,不需要任何言語。她在他跟前,總是容光煥發。

席蘭廷接了。

食堂的飯,用的是陳米,裡麵有沙子與稗子,這個很正常;而菜呢,不講究什麼色香味,純粹隻是熟了而已。

菜色一共六種,純素兩份、葷素結合三分,紅燒肉一份。

那紅燒肉乾巴巴的,裡麵的薑塊比肉還多。

席蘭廷每次聽雲喬說食堂的飯菜,感覺她說得頗為精彩,應該是像樣的,結果看到豬食一樣的東西,他的眼睛不由自主閉了下。

光看著,眼睛都被毒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