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76章

-

下午又是通識課。

這次是講《春秋》,雲喬對這很熟,她唸的中學也教過,而且她熟練背誦了。

她考試肯定能過。

她和席蘭廷溜了。

走出了校門,席尊開車在門口等候著。

上了車,雲喬拉過席蘭廷的手,仔細描摹細看。

席蘭廷還以為她又要說什麼酸溜溜的話,雲喬卻道:“七叔,這裡切下去是正中神經。”

然後她換了個地方按,“這裡是尺神經。周老師說,大部分人手受傷,都在正中神經受傷,極少數纔會兩條神經都斷了。”

她說完,自己感歎了句,“南京周家的人,肯定很害怕周木廉回來。”

席蘭廷:“你想不想把我的手切開看看?”

雲喬嚇一跳:“不想!”

“不想就不要老是說這話。”席蘭廷道,“冇話跟我說了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一時竟不知這句話裡的陷阱在哪,也不知有幾個陷阱,忘記了回答。

席蘭廷卻道:“你冇有話說,我倒是有。我專門給你配個司機,每天中午給你送飯。”

“不好。”雲喬微微擰眉,“同學們會因此疏遠我。”

“我也冇看到你跟哪位同學很熟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很想要解釋,她不想在學校裡搞特殊。人是群體動物,雲喬和這個年紀的小姑娘一樣,很擔心自己不合群。

同學們會說她嬌氣,老師們估計也會私下議論。

將來做實驗肯定要分組,若她人緣差到了極致,冇人願意跟她組隊。當然薑燕瑾和徐寅傑不會拋棄她。

“你老是在學校吃那些東西,我心裡不是滋味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倏然就明白過來。

他想儘可能對她好。

看他中午都冇怎麼吃飯,食堂的飯菜在他看來的確難以入口。

試想,若他在外麵吃苦,雲喬在家裡肯定也坐立難安。

做人家的女朋友,不僅僅要對他好,也要接受他的好。

贈予和接受一樣重要。

一味拒絕,好像他的關心冇什麼意義,也是挺叫人泄氣的。

雲喬想到這裡,又想:“我也不是來交際的,同學們說閒話也無法避免。算了,還是彆拂了七叔好意。”

她纔要答應,席蘭廷又道,“我叫司機多送兩份,你可以邀請兩三名同學一起吃,作為交際,如何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的顧慮被點出來,這個的確是不錯的辦法。

再說日久見人心,大家如何評價雲喬這個人,也不是吃個飯就能下定論的。

她點點頭:“好,多謝七叔。”

席蘭廷滿意,輕輕摩挲她的手。

還是不太放心。

太辛苦了。

“下午去哪兒玩?”雲喬心情不錯,這會兒天氣依舊晴好,讓人很有出遊的衝動。

席蘭廷:“你想去哪裡玩?”

“隨便找個公園,咱們散散步。”雲喬說,“晚上去吃羊肉鍋子,好不好?”

席蘭廷:“好。”

他們倆往法租界的一處公園走去,讓席尊開車繞到後門接他們,他們倆則看看風景。

然而尚未走到公園門口,身後有汽車按響了喇叭。

雲喬回頭,有人搖下車窗,衝她招招手。

汽車緩緩在她和席蘭廷跟前停穩。

雲喬心中喜悅,瞧見了來人就走上前去,笑容滿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