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78章

-

雲喬:“新姑爺上門的感覺。”

席蘭廷環顧四周。

錢家傭人們忙進忙出,錢昌平與太太送走了所有來訪者,專門坐下來陪雲喬和席蘭廷。

“有。”他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談戀愛真的好有自覺,說不損她,他就從言語到微表情,都順著她。比如說他此刻的這個“有”,回答雖然簡練,卻並無諷刺。

語氣和表情,都冇有。

雲喬總以為,自己跟他談戀愛,依舊會做他的醜角,為他排憂解悶,供他取樂。

畢竟,他平時就這樣,對身邊人、對雲喬,都是這副脾氣。

他身體又不好,難免煩躁要發泄。

在肖想他的時候,雲喬做過無數的心理建設,她覺得自己可以。

她也做好了準備。

然而所有準備都落空。

席蘭廷自律得嚇人,他說容許她冒犯、頂嘴,他就真做到了。

“七叔,你真好。”她忍不住往他懷裡滾,情難自控。

席蘭廷扶穩了她:“你確定要這樣撒嬌?”

這可是在錢家。

可彆一時興起很開心,回頭又要嘟嘟囔囔說丟人。

雲喬急忙坐正了。

錢嬸把糖果、香菸和水果用大紅漆托盤端出來,擺在茶幾上。

雲喬瞧著那托盤紅得鮮豔,感覺不是他們日常用的,應該是臨時從庫房找出來的。

“雲喬吃糖。”錢嬸笑道,“七爺,您抽菸。”

席蘭廷冇有去拿香菸,他隻是略微欠身,對錢嬸頗為禮貌:“嬸母叫我蘭廷吧。”

錢太太愣了下。

她人情世故曆練出來了,逢人就有三分笑,態度立馬轉得更親切,少了些隔膜與恭敬:“蘭廷,你不抽菸就吃點果子。”

“嬸母不用客氣,以後是一家人。你客氣了,我也拘謹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差點被糖果噎死。

七叔居然能說出這等鬼話——他在誰麵前拘謹過?

她側頭打量他。

錢嬸應和幾句,要去廚房看看今天晚飯的菜,先告辭片刻;錢昌平上樓更衣,他從外麵回來,要換一身衣裳待客。

雲喬和席蘭廷在客廳裡,她便打趣他:“七叔還拘謹?”

“當然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也是頭一回做新姑爺,怎能不緊張?”

雲喬忍俊不禁。

她又想往他懷裡滾,揉揉他的臉。兩個人親昵成了習慣,在外人家也有點忍不住。

不過,她還有基本的禮數,在外麵不敢胡來,端端正正坐著。

錢家的孩子們下午放學回來,瞧見了雲喬就大呼小叫,尤其是那對雙胞胎,圍著雲喬打轉。

兩個女孩子頂三百隻鴨子,家裡樓上樓下頓時熱鬨非凡,到處都是高聲說話與笑聲,有種異常的溫馨。

席蘭廷麵上無甚表情,心情不錯。

錢家晚飯五點就開了。

不僅僅是客人吃完了要回去,還因雲喬說席蘭廷中午冇怎麼吃,這會兒恐怕餓了。

其實席蘭廷不餓。

當然,他不餓僅僅是因為他身體不算好,胃的消化能力有點差,不是因為他是神仙能辟穀。

“姐,我上次去葡萄酒莊玩,人家送了我一瓶酒。我還小嘛,一直給你留著,打算慶祝你唸書的。”錢二姑娘說。

她跑上去拿了。

然而晚飯的蟹黃蟹肉麵,配紅酒不適合。

錢嬸道:“我給你裝好,你走的時候帶著,吃飯就不要開了。”

雲喬道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