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82章

-

週四放學前,雲喬請假。

教學秘書是醫學會的人。

醫學會的人對雲喬印象深刻。學生們都以為,雲喬是席七爺的女人,醫學會的人才善待她。

其實醫學會的人是因當初雲喬捐了十萬大洋而對她刮目相看。

醫學係初建,還冇有形成規章製度;而燕城大學管理相當人性化,並不算嚴格。醫學係照搬燕城大學的章程,對學生不上課、請假,容忍度很高。

雲喬很順利請了假。

隻是冇想到,週五下了雨。

寒雨如芒,細密浸潤著人間,染紅了樹葉,墜落了繁花,給城市添了幾抹冷肅,一夜間溫度大降。

雲喬深感掃興。

席蘭廷卻道:“酒莊有地方住,咱們喝酒聽雨,倒也不錯。”

雲喬又開心起來。

她換了件淺紫色纏枝紋長袖旗袍,深紫色披肩。紫色非常挑人,一般年輕女子不這麼穿,容易顯老氣。

但雲喬五官明豔得過分,紫色給她添了莫名妖嬈,有種致命吸引力在她周身縈繞,叫人挪不開眼。

她彷彿總不知自己多妖媚。她越是不把自己的美貌當回事,就越襯托得她剔透穠豔。

她見席蘭廷一直看著她,便問:“我像不像一顆葡萄?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男朋友的條規突然出現了錯亂,此刻應該回答像,還是不像?

說像,好像有點侮辱她,畢竟這樣的美人兒,實在不能低到去跟葡萄比美;但說不像,又有點辜負她,她正眼巴巴等個回答。

依照她自己的預想,大概是為了去酒莊特意挑選的這個顏色,就是為了和葡萄做雙生姊妹。

“像葡萄成了精,酸甜可口。”席蘭廷道。

他說著說著,自己分泌了唾液,想要吃了這顆葡萄。

俯身在她唇上吻了吻,果然甜美多汁。

雲喬則不好意思,因為席榮站在旁邊,正在低頭偷笑。

席榮不像尊哥那麼淡定,他的小動作讓雲喬有點尷尬。

榮哥太活潑了。

“哎呀。”她低低抱怨,“榮哥看著呢。”

“他再看,挖掉他狗眼。”席蘭廷道。

席榮:“……”

他就知道,給七爺做隨從,總有一天會變得很危險。

看看,危險在十年後降臨了,讓人戰戰兢兢,眼睛都不敢亂飄,笑也不能笑。榮哥一路小心謹慎開車,努力保住自己的狗眼。

榮哥怕怕。

他們出發的時候,秋雨停歇,空氣裡飄蕩著潮濕的氣息,有點陰寒;然而等到了酒莊,天空放晴,起了絲絲縷縷的風。

酒莊很大,車子一路開進去,進門就嗅到了葡萄濃鬱的果香。

現在這邊由一位姓馬的管事做主。

這馬管事原本就是酒莊的經營者。背後老闆舉家搬去香港,求席長安買下這酒莊,席長安實地考察一番,覺得一切都正常運作,就說服席蘭廷買了。

買了之後,酒莊運行一切照舊,隻是發薪水換了班主。

馬管事隻見過主子兩次。

他早早接到了電話,把酒莊裡幾名貴客都勸走了,清場等主子駕臨。

瞧見了汽車,他們迎上來。

席蘭廷態度冷淡,眸光清淺在這些人身上掠過,冇說什麼。

他隻是把雲喬介紹給老馬:“這是我的女朋友,叫雲小姐。”

老馬和他身後幾名管事,立馬畢恭畢敬稱呼雲小姐,把雲喬和席蘭廷請了進去。

雲喬跟在身後,感覺空氣裡都是葡萄發酵的香甜氣息,她有點醉了,飄飄然跟著席蘭廷往裡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