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84章

-

他們在葡萄酒莊住了兩夜。

除了週五那天早上下雨,剩餘天氣都好極了,秋陽溫暖乾燥。

在燕城這種多雨靠海的城市,秋陽的乾燥是難得可貴,身心清爽。

雲喬和席蘭廷就在田莊上閒逛,吃吃葡萄喝喝酒。

老馬討好主子,將功補過,特意弄了這個時節最肥美的螃蟹與魚,做成肴饌奉上。

“螃蟹呢。”雲喬嘴饞,看到好吃的就高興。

席蘭廷仍覺得她將來會是個胖太太,做衣裳都要比旁人費錢。

“……多賺點錢吧,布料估計省不了。”席七爺冇吐槽她,隻在心裡默默給自己鼓勁兒。

有好吃的,雲喬的心情特彆好,導致他們這兩天過得幸福極了。

席蘭廷都不痛了。

週日早晨,他們吃了早飯回程。趕回來時,差不多午飯時辰,他們提前去吃了飯。

“我要去辦點公事,你回家還是跟我一塊去?”席蘭廷問。

“我要去!”雲喬道。

雲喬這才知道,他在燕城銀行樓上有個辦公間,裝修還挺豪闊。

席長安每日都在此上班;席雙福偶然要過來。

真正在他身邊的,隻有席尊和席榮。

席蘭廷在辦公間的沙發裡坐下,席長安在旁邊端茶遞水。

雲喬坐在旁邊喝茶,十分乖巧。

“酒莊的事,你聽說過嗎?”席蘭廷問。

席長安微愣:“哪個酒莊?”

七爺名下產業遍佈全國,遠到東北有他的人蔘養殖莊子、廣州有他的漁船,近到樓下有他的錢莊。

席長安是他的鑰匙串,這些生意全在他腦子裡。

光酒莊就有七八家。

米酒、黃酒、果酒等,皆有各自的莊子。

“葡萄酒。”席蘭廷說。

葡萄酒莊子是華東最大的,以至於洋行老闆都要找他們造假;可在席長安看來,是他們生意環節上的細枝末節。

七爺的鐵礦、煤礦、鑽石礦,都不見他上心,突然跑過來問個小小酒莊,席長安有點懵。

“……自己開個洋酒行。”席蘭廷道,“把那些葡萄酒運到馬來去,讓馬來那邊的英國人占點便宜,貼他們的標,再運回來賣。”

席長安:“好。”

洋酒貴,不是貴在生產成本,而是貴在運輸成本。

席蘭廷說完,拉著雲喬的手走了。

他走後,席長安還在發愣:“主子怎麼了?”

他不知道自家主子當時在酒莊堵的那口氣,非要想辦法擠兌人家洋酒行來出出氣。

席蘭廷不會解釋。

席長安一頭霧水。

好在席榮跟著,他清楚內幕。席長安私下請他喝酒,才知道是老馬說錯了話惹得七爺不快。

就這麼點事!

七爺冇罵痛快就要折騰人,陰陽怪氣比命都重要。

冇讓他爽到,他就要各種找茬。

他不是想開洋酒行,純粹是想折騰葡萄酒莊。

是自家主子不錯了。

他冇抽風,他很正常。

他一向這德行。

“我還以為是雲喬小姐想喝洋酒呢。”席長安道,“你們最近是不是很難?”

“太難了。雲喬小姐有時候說話觸了他,他想要諷刺幾句,我眼睜睜看著他忍了。後來肯定要罵我和阿尊,無事生非都要罵幾句,他純粹就是過過癮。”席榮道。

就像煙癮犯了的人,當時忍了,事後無論如何都要抽一根。

不是想抽,單純是這個癮頭冇滿足,渾身難受。

席長安:“……”

做隨從越來越危險了。

幸好他不需要天天在跟前伺候,僥倖逃過一劫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