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91章

-

雲喬一本正經,薛正東以為她要問他小公館那“牢房”的問題。

他也做好了耐心回答。

不成想,雲喬卻是問:“一大清早跑過來開車,如此辛苦,你有冇有想換個女朋友?”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他此刻才理解雲喬為什麼和聞路瑤是朋友。

他忍不住笑。

“你的確找揍。”

聞路瑤很講義氣,和雲喬一起坐在後座,此刻也方便掐她。

雲喬和她要打起來。

兩人又鬨騰。

薛正東從後視鏡裡瞧見自己女朋友可能落了下風,隻得趕緊打岔:“雲喬小姐不是還有第二個問題嗎?”

雲喬推開了聞路瑤,非常認真問他:“你不上班嗎?成天跟著她到處跑。”

這個問題,其實以前聞路瑤告訴過雲喬。

薛正東是馮大帥的私生子。馮家家庭很複雜,而薛正東在馮大帥麾下頗受重視,儼然要超過馮家長子了。

馮大帥戎馬半生,對自己孩子都疏於教育,以為自己依靠幕僚、下屬超過依靠孩子,導致他的兒子們都不太成器。

然而,到了他現如今的年紀,他突然更相信血緣。

當他想要依仗兒子們的時候,卻發現他們一個個才能平庸,是扶不起的阿鬥。

反而是外麵這一房的孩子狠辣堅毅、才能出眾,能輔佐他。

薛正東願意替馮大帥辦事,但有兩個條件:第一,他不改姓,他要紀念他母親;第二,他隻要錢不要軍隊。

這次讓他到燕城,表麵上是為了聯合商會,實則是為了說服席家兄弟站隊。

所以,他一開始的突破口是聞家,因為聞家和席家是姻親。

隻是他看上了聞路瑤。

他也會擔心,聞路瑤如果懷疑他用心叵測,他應該如何向她證明自己並不是虛情假意。

萬幸的是,聞路瑤不疑有他。

聞路瑤這個人,脾氣不怎麼樣,跟席蘭廷一樣又嬌又作,但認定了誰就不會疑神疑鬼。

她冇有普通女孩子那麼柔脆敏感的心。

薛正東跟她進出席家,自己隻是談戀愛,對北平那邊的交代可以是正事,所以他很坦然。

至於聯合商會,程立一個人說了算。

程立像一條河,表麵平和柔軟,底下暗流洶湧。若被他表象所騙,很容易在他身上栽跟頭,被他吞冇。

所以聯合商會那邊,薛正東以他馬首是瞻,並不肯多出力。

他不做吃力不討好的事。

“我跟著她到處跑,就是上班。”薛正東回答雲喬的問題,“席氏的態度,其實有蛛絲馬跡,席氏反對帝製。

隻要北平那邊敢稱帝,席氏就會出兵,或者支援南京的張大帥出兵。

我的任務已經達成了。但要看上去像很忙碌,跟著路瑤進進出出席家,就是我此刻最大的正事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吃驚於薛正東的坦白。

薛正東又笑道:“雲小姐,我回答的問題你可滿意?”

“很滿意。”

“那請你在路瑤麵前,多替我美言。如我有事不在燕城了,也請你多照顧她。”薛正東道。

聞路瑤:“我哪裡需要她照顧?平日都是姨媽罩著她。”

“是,你不需要照顧。但我還是會擔心你的。”薛正東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為什麼要上車?

為什麼一大清早看他們倆秀恩愛?

欺負她男人不在燕城嗎?

聞路瑤又說他:“你可以叫她雲喬,不用如此客氣叫她小姐。”

“我覺得這不是客氣,這是禮貌。”薛正東說。

禮貌,也意味著生疏。

外麵的女人,從此以後對他而言都是既客套又生疏的存在,隻有聞路瑤是他親近的人。

雲喬性格善感多情,所以席蘭廷常說她不懂剋製。

此刻聽了薛正東的話,雖然知道這個人很危險,雲喬還是無法控製自己理性去評價他的好壞兩麵。

她就是覺得他很好,就像她第一眼看到他,感覺他很順眼一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