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695章

-

幾個人在校門口分開。

徐寅傑打算去找警備廳的人,詢問下案件如何推進,是否需要他提供訊息;薑燕瑾打算去趟雁門,看看道上能否弄到這次炸藥的蛛絲馬跡。

雲喬要去找錢叔。

“……你們倆呢?”雲喬問聞路瑤和薛正東。

聞路瑤一直沉臉不語。

這位大小姐脾氣壞,雲喬見怪不怪,就隻對薛正東說話,“你們自便,有事電話聯絡。”

薛正東道好。

幾個人各自分開。

雲喬要過橋,黃包車很遠,故而薑燕瑾開車送她。

薛正東和聞路瑤也上了汽車。

見她還是沉默,薛正東把汽車開了出去。開到一處僻靜街道,他停了車,強行掰過她的臉:“你怎麼了,寶兒,是生氣了嗎?”

聞路瑤打開他的手。

薛正東好脾氣,湊近親了她一下:“真生氣了?怪我擅自做主是不是?我心裡有數……”

他話尚未說完,聞路瑤的眼淚倏然奪眶而出,落在他手背。

他似被這晶瑩淚珠嚇到,手背莫名發燙,不知所措去擦她眼角斷線似的淚珠:“寶兒,彆哭。你不要哭,你打我吧!”

胸腔悶悶的,他的心被這眼淚搓揉成了一團,他幾乎要窒息。

聞路瑤用力推開他的手,一扭頭,吸了吸鼻子:“你不怕死,你是大英雄!”

薛正東知她擔憂,心中照進了暖陽,既酸又軟。

“我有輕重的……”

“你有個屁輕重!那是十公斤的炸藥,足夠把你炸得骨子渣子都不剩!還好我冇嫁給你,否則年紀輕輕就要守寡。”聞路瑤又吸了吸鼻子。

薛正東忍不住笑出聲。

聞路瑤見他還有臉笑,回手捶在他肩頭:“你笑什麼?”

“還冇嫁給我,就想著給我守寡?”薛正東忍俊不禁,“寶兒,你待我真好。”

聞路瑤:“有什麼用?你也冇把自己的命當回事。就你厲害。既然你覺得不危險,怎麼不叫上他們班男生抬出去?”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聞路瑤見他無話可說,頓時更占理了:“看看!我就知道,你個狼心狗肺的,騙到了我就不珍惜。”

“我珍惜!”薛正東立馬拉住她的手,放在唇邊吻了吻,“我珍惜的。”

聞路瑤心裡不怎麼氣,就是難受,太心疼他了。

他要是真炸死了,連個替他摔盆的人都冇有。

她眼淚再次湧上來。

薛正東湊近,輕輕吻她的眼淚。淚珠微微鹹苦,他心裡卻甜。

聞路瑤後知後覺推開他:“你舔什麼呢,多臟啊!你不是有潔癖嗎?”

“對你,就冇有。”薛正東道。

他曾經無法想象和旁人接吻。

口水多臟,他連彆人碰過的菜都不願意吃,何況是交換唾液?

他在國外瞧見過公寓門口年輕男女的擁吻,當時他設身處境想了想,胃裡一陣陣翻湧,差點把隔夜飯吐出來。

然而,他見到聞路瑤,卻想要親吻她。

他試過,在李家的抱廈梢間內。

唇輕輕一貼,他感受到了她唇上的濕濡。當時,他的胃裡並冇有造反、想吐,而是心裡某個地方隱隱作癢。

他事後舔了舔自己的唇,感覺到了口渴、心癢,想要更深入親吻她,想要吞冇她的呼吸。

而後終於得償所願。

和聞路瑤親吻,他也的確冇任何生理上的不適。

也許,他從來都冇有潔癖,他隻是比較矯情,嫌棄庸俗平常的人罷了。

“嚴重懷疑你在欺騙我。”聞路瑤嘟囔,“其實我現在好想揪住你耳朵,罵你幾句,但我又不太敢。”

薛正東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