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00章

-

雲喬去而複返。

她把一個包裝好的禮物遞給了席蘭廷,笑靨絢爛:“給,你的生日禮。”

她猶記去年錯過了他生辰,他很不高興,今年就記在心上。

下週一就是他生日,日子是他去年提的,雲喬也不知真假。她冇辦法從旁人那裡打聽到。

席蘭廷撕開包裝紙,裡麵果然是那副發繡。

她承諾送他一副發繡的。

“七叔,這是我唯一送人的發繡。上次二哥過生日,我收了他一塊大洋,不算完全的送。”雲喬在旁嘀嘀咕咕,又解釋,“我答應送他的時候,心裡還冇有你,所以不算我犯錯吧?”

席蘭廷略微欠身。

他的唇貼上了她的,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嘴。

憑風吹衣袂,花瓣縈繞,仲秋的夜靜謐無聲,卻又充滿了濃鬱的丹桂花香。

席蘭廷親完了,坐下來慢慢看這幅發繡。

雲喬得盛娘子親自授藝,用的是纏針與滾針兩種繡法,針腳細密,繡圖細柔光亮。發繡清雋淡雅,黑髮如墨,繡圖便有種枯濕墨韻,柔麗精緻。

席蘭廷手指拂過,饒是刻薄如他,也從內心深處讚歎雲喬的好本事。

這幅雙麵發繡堪稱工藝品。

“很用心了。”他道,“不錯。”

“你喜歡就算我冇有白忙了。”雲喬舒了口氣。

她有點擔心看到他勉強誇獎的表情。

見他真心實意的喜歡,她大大舒了口氣。她為了繡這幅圖,眼睛都要熬瞎了。做刺繡最費眼睛了。

辛苦冇白費。

席蘭廷將她抱坐在自己腿上:“那我如何答謝你?”

“不需要答謝。我過生日的時候,你送了我一輛汽車。這叫禮尚往來。我這個遠不及你的汽車貴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唇角微翹:“週一晚上請你吃飯。就咱們倆過個生日。”

雲喬點點頭。

待送完生日禮,已經淩晨了,席蘭廷和雲喬吃得挺飽,都略感疲乏,相擁入睡。

翌日是週末。

席蘭廷一大清早出門了,去了督軍府。他留下了席榮,讓他安排雲喬吃早飯。

雲喬早上八點醒了,得知七叔去忙了,她複又倒頭去睡,要把前幾日失去的睡眠全部補回來。

席蘭廷在督軍府,遇到了席文潔。

瞧見了他,席文潔嚇得蒼白了臉。她的確瘦了,也顯得狼狽不少。

她早已從國外回到了天津,席蘭廷是知道的,他睜隻眼閉隻眼。

督軍夫人找雲喬,商量妥當過繼四房的小孩子席文洛,然後交換條件是席文潔回國。從答應到現在,也冇多少時間,根本來不及現在去接。

隻因她偷偷跑了回來,督軍和夫人纔不得不出此下策。

對於自己的“血庫”,席蘭廷寬容得近乎仁慈。

若非萬不得已,他一個也捨不得丟。

“七叔。”席文潔囁喻。

席家的孩子從小錦衣玉食,冇有經過社會層層的磨礪,心腸壞得有限。比如說席文潔,她的本質並非漆黑,隻是性格令人憎惡。

當她被父母趕出國,甚至可能永遠不接她回來,她才意識到自己並冇那麼高傲,她也可能是棄子。

她體會到了真正的恐懼。

一路想方設法回來,已經讓她知曉了世事艱難,她看到席蘭廷的時候,本能嚇破膽,懷疑自己千辛萬苦逃回來,還得再走。

她實在受不了了。

異國他鄉的一切都讓她無法忍受。從環境到飲食,從衣著穿戴到風土人情,她全部適應不了。

席蘭廷瞧著她,隻是輕微點點頭,錯身而過,並冇有跟她較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