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02章

-

席蘭廷也不知自己是否還記得如何盤發。

當初盤發,是要用梳子沾了桂花頭油的,然後再一點點盤起來,滿室都是花香。

現在的女孩兒,好像冇幾個還用頭油的。

“……我想哄你開心。”席蘭廷一邊依照記憶梳起她柔軟涼滑的青絲,一邊回答,“我給不了你什麼,隻得另辟蹊徑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感覺他口中這個“你”,並不是她。

然而無所謂,雲喬不想糾結這個,她擁有了現在的他。

席蘭廷動作輕柔緩慢,最終將她滿頭的青絲館成了低低圓盤髻,插上兩支尾部待流蘇的金簪,頗為動人。

他還想把她的劉海用梳篦彆上去。

雲喬急忙阻攔,失笑道:“我還冇結婚呢,不能梳劉海上去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打扮好了,她對鏡自攬,發現今日這間淺黃色繡祥雲紋的旗袍,與這髮簪、圓盤髻特彆相配。

有點像鄉紳人家的少奶奶。

不算特彆土氣,就是有點老舊,跟燕城這燈紅酒綠的繁華世界格格不入。

然而跟席蘭廷這小院,倒是很般配的;跟長衫布鞋的他,也很般配。

“好看嗎?”她問席蘭廷。

席蘭廷點點頭:“好看。”

雲喬得了這麼句獎勵,心中歡喜極了,果然把噩夢遺忘到了腦後。

她睡了一上午,餓得饑腸轆轆。

太餓了,導致她吃什麼都覺得好香。

吃得好、睡得飽,那人生百分之九十的煩惱都不算什麼事。

雲喬又活過來了。

席蘭廷看著她輕快的言行舉止,心情也很好。

他真是怕了她抑鬱不言的樣子,再努力哄著,她也隻是開心那麼一會兒,遠不及現在的她。

“下午乾嘛去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:“你想做什麼去?”

雲喬:“叫上路瑤和薛正東,咱們去逛街吧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席七爺的眉心微不可察跳了下,感覺此事超過了正常人做的範疇,無法忍受。

但為了哄女朋友開心,鞏固自己梳頭的成果,他還是把情緒和刻薄都壓下,若無其事點點頭:“好。”

雲喬去給聞路瑤打電話。

聞路瑤自然極其興奮:“雲喬你太好了,你終於開竅,知道孝順姨媽了。”

但薛正東聽了這建議,反應跟席蘭廷差不多:談戀愛是很私密的,卻要叫上另一對,這是人乾的事嗎?

提出這個建議的人,和附和這個建議的人,腦子裡肯定有個大坑。

但女朋友有作死的權利。

“席七爺都能忍,我為何不可?”薛正東安慰自己,故而笑盈盈看著聞路瑤,並冇有出聲反對。

他們在約好的咖啡廳碰麵。

聞路瑤一見麵就吐槽雲喬的髮型:“我家祖祠掛的老太太畫像,都是你這幅打扮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不見麵怪想她的,一見麵恨不能掐死她千百回。

“我古典柔婉,你不懂。”雲喬說。

聞路瑤:“你天天跟席老七在一起,腦子都壞了。”

席蘭廷漫不經心:“姨媽照照鏡子,再說彆人吧。”

然後他又對雲喬說,“任何詆譭都是一種崇敬。”

詆譭某個人,肯定是出於嫉妒;而嫉妒是因為自己比不上或者自己冇有,才產生的。因此,嫉妒是一種自我認輸,是對其他表示崇拜。

雲喬噗笑出聲。

她趁機打擊聞路瑤:“原來,你是覺得我更美了?你直接說嘛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這對狗男女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