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05章

-

席蘭廷隻是拉住了她的手。

雲喬低頭,瞧見了兩人糾纏在一起的手:同樣的玉白,他的手指更修長好看,指甲乾淨簡短。

“今日,正式訂婚,行嗎?”他複又抬眸,瞳仁漆黑似墨,癡纏在她臉上。

雲喬心中猛然一跳。

不知為何,她竟是萬分緊張——明明他已經說過的,而且好像提了不止一回。

在床上。

可能在雲喬心裡,床上任何的話,都很旖旎唯美,帶著幾分浪漫的胡扯。

但在外麵,這樣重要的日子,這樣豪華的餐廳,一切都變得更正式起來。

“行。”她的舌頭比她的思維快。

她腦子裡還有點懵的時候,已經答應了。

席蘭廷唇角微翹,眼睛不由自主彎了下:“答應得如此乾脆,你冇認真考慮吧?”

雲喬的懵懂一瞬間退去,她神色慎重:“我認真考慮了!我在很久之前就想要嫁給你,而且我做好了準備。

我是個成熟的女人,我可以對自己的前途負責;若是席家不同意,我們就離開席家,我不需要你出一分錢。

我在廣州、香港都有生意,銀行裡的錢足夠咱們生活。你身體不好,我照樣可以捐錢建醫院、實驗室,讓他們想方設法治好你。

你生不了孩子,我們就不要孩子。我好好吃飯、睡覺,時常習武,保障自己身體健康,將來給你養老送終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他隻是求個婚,她連他的身後事都考慮好了。

再說下去,席蘭廷就會知道自己死後,她怎麼給他辦葬禮。

他簡直哭笑不得。

讓她認真考慮,隻是個形式,他知道雲喬愛他。

哪怕時光過了幾千年,滄海桑田了,她還是愛他。

席蘭廷摟住她,親吻了她,打斷她喋喋不休。

親吻並不深,鬆開她時,他拿出了自己準備多時的戒指。

“我的聘禮。”席蘭廷道,“這是我作為男人,單獨給你的聘禮;稍後,我作為席家七爺會送上另外的聘禮。”

雲喬打開了盒子,就瞧見一枚鑽戒,鑽戒的介麵堪比鴿子蛋,又巨大又沉手。

這麼大的原鑽,不是花錢就能買到的,屬於有價無市。

雲喬試著戴了,果然是她的尺寸。

隻是好重。

她感覺自己戴這個,走到哪裡都會晃瞎人眼,以及根本做不了實驗、翻不動書。

她又取下來。

“好貴重。”她說。

說到“重”的時候,她加強了語氣。

席蘭廷:“可滿意?”

雲喬:“此物難得程度,僅次於天上明月。這還不滿意,那我豈不是要上天了?”

席蘭廷忍不住,又俯身親她。

這次親的很輕,唇軟軟擦過她的唇,帶著幾分寵溺與疼愛。

雲喬回吻了他。

而後她又問:“這個鑽石,是不是你去年打算給我的那一批裡麵的?我記得那裡麵有一顆特彆大的。”

“對。”

“你那時候還說賣給我未婚夫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從女朋友變成了未婚妻,她變本加厲,不僅僅敢在他麵前放肆,還敢翻舊賬了。

席蘭廷又親了她一下:“你現在是未婚妻了,容許你翻舊賬。”

雲喬笑容逐漸擴大。

她幾乎是情難自禁想要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