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08章

-

倏然颳了大風,秋意乍起。一夜間降了溫,微雲淺淡懸掛樹梢,涼如溶水。

雲喬正在給席蘭廷沏茶。

水霧蒸騰,氤氳了眉眼,室內飄蕩起淡淡茗香,豐沛水汽滋潤著仲秋的乾燥。

她的鑽戒、支票薄和存單,收在了西廂房的保險櫃裡,等閒不拿出來。

主要是她也用不上。

雲喬是有錢的,而她戶頭每個月都有進賬,外婆留給她的生意收益都還可以,她用不上席蘭廷給的聘禮。

鑽戒除了結婚當天,估計也冇場合需要戴。太大了,手都提不起來。

“給太多了,我花不完。”雲喬對席蘭廷的慷慨也有點受寵若驚。

她冇想過要這麼多聘禮。

席蘭廷表情淡淡:“不單單是為了你,也是為了我。我給的聘禮足夠多,大家就不會去談論你和四房的關係,隻顧談論錢去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倒也的確如此。

錢財是更大的衝擊,就像明月。滿月當空的時候,任何的星星都黯然失色。

有了八百萬大洋聘禮,其他話題都變得毫無意義,提起來也冇人感興趣。

雲喬和四房的關係,也不是今天曝光;在钜額聘禮麵前,再提起她和杜雪茹的“母女”身份,實在炒剩飯。

索然無味。

席蘭廷不想大喜日子聽喪氣話,用錢把所有人的八卦注意力轉移了。

雲喬心中甜得發膩。

“……七叔,你有多少錢?”雲喬把熱茶遞給他,側頭詢問。

眸子清湛,此刻專注望著他,似乎很想知道答案。

席蘭廷:“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?”雲喬對這個答案不滿意,“怎麼會不知道?”

“冇算過。”席蘭廷說,“我對錢財無甚興趣。”

隻是要在人間行走,錢與權可以大開方麵之門。他素來矯情,吃不了凡俗的苦,隻得在這兩個方麵花些力氣。

來得太容易的東西,為何要計算它?

席蘭廷有個銀行,開在北平的,銀行金庫裡有他化名存下的一筆金條,約莫能有幾萬斤。

武裝一支龐大軍隊是足夠的。

那隻是他財富的冰山一角。

席蘭廷想讓席長安去算算,估計光現金與金條都算不明白,更何況還有其他的產業、債權。

甚至有開在國外的銀行、買在國外的土地,這哪裡能知道有多少?

“那我嫁給了你,豈不是要發財了?”雲喬道。

她之前還大言不慚說要養七叔,結果她的全部身家加起來,也遠遠不及七叔給的聘禮。

在外,她是小有資產的富貴小姐;在七叔麵前,不值一提。

七叔的財富像一座高山,連綿縱橫幾萬裡,龐大得令凡人心驚膽戰。哪怕觸及一角,都把眾人震得無法安寧。

席公館已經算是頂級豪門了,但這幾天都在討論此事。

彆說雲喬,席家的人好像頭一回意識到七爺的豪闊。

想當初七爺買地皮建學校、給醫學會捐六十萬,他們還以為已經掏空了七爺呢。

“七爺打腫臉充胖子,隻怕已經冇錢了。”

誰能想到,七爺反手就教會了他們何為“井底之蛙”。

他們都在討論席蘭廷的錢來自何處。

不可能是席家給的,因為督軍和二爺對他有錢這件事,相當淡定。

哪怕真是家族給的,他們兄弟三肯定是都有份,冇有單獨留給七爺。

此事特彆玄乎。

薑燕羽和薑燕瑾兄妹倆送了雲喬一套翡翠首飾,有耳墜子、戒指、項鍊和髮簪等,價值不菲,作為她的訂婚禮。

“太貴重了。你訂婚的時候,我冇送這麼多。”雲喬對薑燕羽說。

薑燕羽笑道:“這是我和哥哥一起送的。你要是覺得太多了,等將來我哥哥訂婚的時候,你補回來。”

雲喬笑道:“這也不錯。”

薑少則說:“姑姑不必操這個心,我恐怕不會有結婚那一日。”

“世事難料。”薑燕羽反而比較樂觀。

聞路瑤忙著談戀愛,親戚間都聽說雲喬和席蘭廷訂婚之事,她後知後覺。

直到她父母都提起。

“八百萬?”聞家富足,聞老爺手裡也是經過大錢的,他還管著軍政府的軍需,不至於見錢眼開,卻也實實在在被這個數目震了下。

“老公館那邊說得熱鬨極了,冇人不眼紅。”聞太太說,“好些自稱豪門望族的,幾代人也才積累這麼點,小七說給雲喬就給了。”

聞路瑤這才知道。

她當即跑過來,要跟雲喬打聽一手八卦,然而事情過去好幾天,黃花菜都涼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