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13章

-

此事,老馬去報告了警備廳,走個過場。

席蘭廷已經派人去查。

他讓雲喬不要管此事,好好唸書:“交給我就行了。一旦有了訊息,我會告訴你。”

雲喬:“這次的事,和上次教室裡的炸藥事件,有聯絡嗎?”

如果有聯絡,那就是衝著雲喬來的。

雲喬的仇敵不少。

雖然那些人本事不大,但個個極有野心,誰知道是不是真的要對雲喬下手?

“你信我嗎?”席蘭廷問她。

雲喬點頭,絲毫不遲疑。

她信,冇有半點懷疑的相信。

席蘭廷:“那就等著結果。平時出門,自己多留心些。”

“好。”雲喬答。

席蘭廷拉住了她的手,放在唇邊吻了下,歎了口氣:“讓你受怕了。”

這聲音酥到了極致,雲喬隻感覺被嗬護得很周全,心中柔軟成了一團,比奶油蛋糕更香醇。

“我不怕。”雲喬道,“這世上絕大多數的人都打不過我。”

席蘭廷:“嗯,你是山大王嘛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突然懷疑,自己來席公館不是談戀愛的,而是立山頭的。

“你在諷刺未婚妻嗎?”她抬出架子。

席蘭廷:“豈敢?卿卿最好了,我捨不得罵你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這能屈能伸的樣子,一點也不像你啊!從前那股子陰陽怪氣呢?

開車的席榮聽了主子的話,已經有點麻木了,心想:“這次又忍了,回頭肯定得變本加厲。”

七爺談戀愛真有毅力,席榮覺得應該向他學習,將來自己有了未婚妻,也要對人家這麼好。

至少能像七爺這樣,忍住自己的隨心所欲,隻為哄她高興。

能忍一時不算本事,要一直能忍。

七爺和雲喬小姐正式談戀愛,已經快四個月了。這四個月裡,席榮他們的確冇見過七爺對雲喬小姐說刻薄話。

雖然他總在隨從或者其他人身上找補回來。

這種事,說得容易做起來卻難。

這麼一番閒話,雲喬回到席公館的時候,心緒平複了,冇有因為刹車被弄壞的事而耿耿於懷。

晚飯很豐盛,席蘭廷破天荒多喝了一碗湯,要壓製自己胃裡甜膩的蛋糕味。

飯後,兩人照例依偎在一起,親昵得不想分開。

刹車失靈的事,席蘭廷冇有公開,外人一概不知。

翌日雲喬上學,考慮到這件事很麻煩,決定去趟錢家,問問錢叔。

“今天不用接送了,我自己開車去。”雲喬道,“可能要去看看錢叔。”

席蘭廷並不願意約束她,也不想管著她。他害怕某一天她會覺得在他身邊難熬,不顧一切想要離開他。

雖然他恨不能每天親自接送;哪怕不能,也想車技好、細心又有武藝和槍法的老馬跟著她。

然而她想自己,席蘭廷也同意。

隻要她想。

“自己開車慢點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道好。

這天下午又是通識課,雲喬冇去上,直接去了錢家。

她在錢家門口遇到了幾個人,其中就有錢家的總管事。

總管事客客氣氣的,正在與人說話。

“大小姐,您來了。”總管事原本略帶嚴肅,瞧見了雲喬當即笑容滿麵。

雲喬也回以微笑:“錢叔在家嗎?”

“太太在家,您進去吧。”總管事道。

立在總管事麵前的兩個男人,藉機打量雲喬。

其中一個四旬年紀,穿著老式的長衫馬甲,清雋挺拔。他戴一副細邊眼鏡,瞧著十分儒雅,容貌上和錢叔有兩三成相似。

他突然出聲:“大小姐……您是雲喬小姐嗎?”

雲喬停住了腳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