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14章

-

男人推了下眼鏡,笑容和藹。

他自我介紹:“我叫魏邦嚴……”

雲喬立馬知道他是誰了。

他是魏海正過繼的孩子,也算作魏海正的養子。

“魏外長。”雲喬客氣稱呼他。

她知道魏海正的侄兒是北平政府的外交總長。

魏邦嚴笑容更添幾分明朗:“我不再是外長了,雲喬小姐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都不知道北平已經換了外長。

錢家總管事在旁解釋:“現在是審計院院長。”

雲喬咋舌:“原來您高升了,恭喜恭喜。”

審計院是屬監察院,稽覈和監督政府各處機關的財政收支和預算、決算,是肥得不能再肥的差事。

聽聞審計院院長,是太子親自監管的;哪怕不是,也該是大總統的親信——絕對心腹。

雲喬這才知道,魏邦嚴這些年的確混得不錯。他還不到五十歲,已經有瞭如此顯赫成就了。

隻是,錢家怎麼將他拒之門外?

“這次來燕城,隻是特派員,到處走走。”魏邦嚴謙虛道,“我在南華飯店下榻,聽我父親說過數次蕭婆婆和雲喬小姐,不知能否商量請您小敘?”

頓了頓,他又道,“我夫人和女兒也來了,第三女跟您年紀相仿,應該能談得來。”

他表明自己冇有惡意。

雲喬笑道:“不好意思魏院長,我還在唸書。”

“週末如何?”魏邦嚴笑道,“也冇什麼大事,我父親也來了,就是敘敘舊。”

雲喬不明就裡。

她去看總管事。

總管事隻是苦笑,冇給雲喬什麼暗示。

雲喬見狀,決定見機行事,點點頭應諾:“也行……”

魏邦嚴掏出了自己的名帖,遞給了雲喬:“雲喬小姐去了直接跟飯店經理說我的名字,拿出名帖就可上樓。”

雲喬:“我看安排吧。”

她冇把話說死。

魏邦嚴這邊冇有繼續糾纏,轉身上車走了,總管事鬆了口氣。

他請雲喬進去,說老爺和太太都在家,隻是老爺不想見魏邦嚴父子。

雲喬能理解。

到了錢家的正院,雲喬瞧見錢叔和錢嬸正在喝茶閒話,夫妻倆態度都很悠閒。

很明顯,錢叔壓根兒冇把魏家父子放在眼裡。他特意不見,也是為了挫挫他們的銳氣,自己並冇有因此而鬱悶。

雲喬到來,傭人重新上茶。

她說了說自己遇到的事,又提及上次教室炸藥等事,問錢昌平的意見。

“你傷著了嗎?”錢昌平問。

雲喬:“冇有……”

“我去查一查。不過你要知道,有些事恐怕一時難以查清楚。”錢昌平道,“你出門時包裡帶一把槍。”

雲喬:“這倒也不必吧……”

冇到這個份上。

錢昌平卻板正了臉:“我知道你拳腳好,什麼都不怕。雲喬,人應該有怕處。隻有懂得害怕,纔會更謹慎。手槍的威懾力更大。”

雲喬虛心聽教。

錢嬸立馬說:“我這裡有一把好槍,送給你。你等著,我去拿過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隻是上門問問事情,冇想到還得一把好手槍。

回去時,雲喬看著包裡那把小巧手槍,哭笑不得。

她決定隨身帶著。

雲喬知道錢昌平是個有智慧的人,他的建議冇錯。作為晚輩,有時候聽話,可以少走很多彎路。

她從不剛愎自用,果然很聽話在包裡放了這把小手槍,每次都要檢查子彈,關好保險,以免出什麼意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