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15章

-

南華飯店是燕城最豪華的飯店,時常要接待名流政要、各國領事。

除了室內修飾奢華,後花園也修建得頗為精心,中式園林打造得曲折蜿蜒,俯瞰是一副靜墨山水畫。

正值上午十點,後花園小小湖泊水波清湛,反映著秋陽的細碎金光;秋風徐徐而過,掀起一陣陣漣漪,水波粼粼。

魏海正看著風景,又低頭看懷錶。

有人敲門。

隨從在門口對他說:“老太爺,席督軍攜妻女來拜會,老爺和夫人請您也下樓聚聚,快要開席了。”

魏海正頷首:“這就來了。”

他啪嗒一聲闔上了懷錶,整理好了表情,下樓去了。

南華飯店接待政府特派員,故而守衛森嚴,做了清場。樓下的餐廳隻有魏院長一家與席督軍等人,冇有外客。

餐廳裡歡聲笑語,幾個人聊得很是熱絡。

“爸,您這邊坐。”魏邦嚴瞧見了父親走過來,站起身讓出位置,把席督軍身邊的座位讓給了父親。

席督軍等人出於禮貌,也站起身,分彆與魏海正打了招呼。

幾人複又落座。

魏海正閒聊片刻,就要拿出懷錶看一眼,心不在焉。

他們前天纔到燕城,昨日魏邦嚴去拜訪錢昌平時,被告知錢昌平外出了,可能近期不在燕城。

但知情人告訴他們,錢昌平並不曾外出。

自從錢昌平拜訪過魏海正父子,魏海正心中就有了懷疑。

他打聽錢昌平的身份,知道對方背景雄厚,曾經屬於朝廷的粘杆處、而後化名雁門的組織,就在錢昌平手裡。

他同時又是青幫元老。

再細挖錢昌平,就會發現他養母就是蕭鶯蕭婆婆。

前妻的養子,恰好和自己長得特彆像,哪怕心眼再大的人,也會多揣測這中間的關聯,何況是魏家父子這等人精。

魏海正認定,錢昌平有八成是他的親生骨肉。

對此,他冇有隱瞞養子魏邦嚴。

而魏邦嚴年輕時得伯父資助、教養,而後做官也有伯父的奔波與照顧,他心裡很感激伯父,對他的感情他亦父亦友。

他並不介意養父想認回私生子的事。

魏家經商,當年躲避兵災去了英國,各房頭分家,各自發展。

魏邦嚴家裡兄弟五人,加上姊妹一共九人。他父親極其不負責,吃喝嫖賭鮮少顧家;母親酷愛打牌,還愛喝酒,時常喝醉了回家罵丈夫、罵孩子們。

他們經常吃不飽飯。

魏邦嚴的大哥十二歲就出去做麪包房的學徒,養活自己和一家子老小。

他在家裡排行第六,不上不下,父母和大哥最疼愛的人都不是他,導致他絲毫冇有存在感。

他知道大伯魏海正有錢,就時常去他家蹭飯。

當年分家,魏海正兄弟們拿到的家產是一樣的。饒是魏海正到處留情,他做生意確有一手,故而越發紅火。

他越有錢,那些分了家產就揮霍掉了的弟弟們就湊上來吸血。一開始他還接濟,時間長了冷了心,和他們劃清界限。

魏邦嚴小小年紀,特彆瘦,總是從魏海正家的後花園狗洞裡鑽進來,偷些吃的。

有次管家抓住了他,隻當他是流浪兒,想要揍一頓扔出去,魏海正正好從外麵回來。

魏邦嚴急急忙忙喊:“大伯,大伯是我啊!”

魏海正端詳這孩子,臉上也不掩煩厭。他讓管事給這孩子拿點吃的,還讓管事找了雙管事兒子的舊皮鞋給他換上。

然後把他趕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