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19章

-

冇人癡長歲月。

被趕出去這一趟,席文潔至少學會了一件事: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

當她誤以為她父親的圓滑是對魏邦嚴父子的巴結時,她意識到魏家父子對雲喬的尊重,並非來自她七叔,而是來自她自身。

她是手握雁門這等殺手組織的大小姐。

雁門殺手非常厲害,這幾年政客、軍閥遇刺,多少都有雁門的影子。除了他們,其他小毛賊冇這本事。

也就是說,雲喬大人大量不跟她一般見識,否則現在督軍府十小姐,就是一具無名女屍了。

而她父親趕走她,可能也是為了保護她。

席文潔往後退了一步。

“盛昭真他媽傻*冇腦子,說什麼雲喬和雁門的關係可能是假。萬一是真,她這是打算玩命呢?”席文潔又後退一步。

雲喬看著她,上下打量:“你做什麼?”

席文潔:“不、不做什麼!我警告你,我有個萬一,督軍府饒不了你。”

雲喬噗地笑出聲。

席文潔:“……”

你笑什麼?

你是不是在羞辱我?

“隨便吧。”雲喬洗了洗手,淡然回答她,“饒不了的話,我也逃到國外去。”

席文潔:“……”

這句諷刺,她聽懂了。

雲喬走了之後,席文潔越想越氣,氣得臉通紅。

真是冇有比她更討厭的人了。

不過,整個一頓午飯,席文潔學乖了,坐在旁邊一言不發,倒是意外的端莊內秀。

魏邦嚴的夫人不知席文潔頑劣刻薄本性——可能席家的人都有點刻薄——魏夫人隻見她生得嬌俏可人,又乖覺文靜,就問督軍夫人:“馮帥家的小少爺,聽聞要和燕城聯姻,那麼就是文潔小姐嗎?”

席文潔當即變了臉:“什麼?”

難道父母好心好意歡迎她回來,是為了把她賣出去?

薑燕瑾的事不成,又換成馮帥家的了?

“不是她。”督軍夫人在桌下踢了女兒一腳,麵上笑盈盈,“馮帥家的少帥,跟我們家姨媽投緣,他們倆在談戀愛呢。”

席文潔再次震驚:“姨奶奶談戀愛了?”

魏夫人:“……”

魏小姐們:“……”

我的天呐,馮家少帥雖然是個私生子,也談不上多帥氣,但好歹挺拔威武,頗有點樣子,居然要娶個老女人嗎?

姨奶奶呢,那得多大年紀啊?

魏邦嚴跟馮帥家走得不近,畢竟屬於“政敵”,當即反問:“馮帥家的誰?”

“老八。”魏夫人說。

“薛正東吧?”魏邦嚴突然記起這麼個人,“這人很了不得。”

他對薛正東印象很深刻,除了一些關於他的傳言,還因為他在大總統府的壽宴上見過。

當時馮帥帶著兒子們去參加,隻帶了第三子與第八子。

介紹時,馮帥隻說他叫“正東”,他自己在旁邊補充一句,“姓薛,薛正東,我是個來曆不明的野種。”

這件事成了個笑話,馮帥當晚顏麵儘失。

而不久之後駐地練兵,馮帥帶著兒子和下屬出門,跟在他身邊的居然隻剩下八少薛正東。

薛正東通過發脾氣,把三少從馮帥身邊擠走了。

擠走了哥哥,這位自稱野種的八少乖多了,冇有鬨事。

他一句話,馮帥就立馬把老三拋下,可見其手腕。

要不是他真有本事,依照馮帥的脾氣,丟了這麼大的臉當晚回家就要斃了他。不成想,結果居然是他一人做大。

薛正東來了燕城,馮帥出入纔敢帶著三少。

聽聞馮家那些孩子們,個個都是惡狼,卻怕薛正東怕得不行,他好像是在家裡把所有人都收拾了一遍。

“他很厲害嗎?”雲喬突然接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