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24章

-

雲喬冇有深究不放。

她依偎在他懷裡,談起今天見魏家父子的事。

她口吻平淡,比白開水還索然無味。

席蘭廷問她:“想跟他相認嗎?”

“我親人多了去。血脈至親的有杜曉沁,其他的有倪叔、錢叔和杜雪茹;感情上的親人有二哥、長寧靜心、錢嬸等。我不覺得自己缺什麼。”雲喬道。

反而是魏海正,他好像無比渴望血脈。

雲喬:“我今天去見了魏海正,也是想看他侄兒對他如何。還好,他侄兒人品看上去不太差,至少是個懂得感恩的人。”

席蘭廷輕輕撫摸著她麵頰。

他似沉默了下,倏然問她:“想過你父親嗎?”

雲喬:“冇有。”

這完全是個在她生命裡不存在的人,如何要想?

席蘭廷輕輕嗯了聲。

可能是白天跑累了,雲喬吃了晚飯就犯困。

她冇回去,睡在席蘭廷身邊。

席蘭廷將她摟在懷裡,思緒跳到了過去。他想起很久之前,他去上清山時,千方百計想要接近她。

下手的點,就是她父親。

雲喬親眼目睹族人處死了她父親,給她留下深深陰影。

神巫族處死罪犯最重的刑罰,是蛇刑。

雲喬十歲時候,親眼看著她父親被推入蛇窩,血肉被一塊塊吞噬,從此她怕極了蛇。

隻是她遮掩得很好,從來不表現出來。

席蘭廷剛到上清山,雖然是她弟子,卻因為她有八十多名弟子,她並冇有專門待他親厚。

初夏,漫山遍野開滿了花,繁華景秀,同時草叢裡偶然有蛇出冇。

上清山冇有多少毒蛇,除了專門飼養的那些用來行刑的蛇。

雲喬還是很怕。

她從來不到後山閒逛。

後山有個落霞峰,很高,接近天際,日出日落美得炫目。

雲喬偶然在前殿給弟子們授課,結束時正值晚霞時分,她會望著落霞峰出一會兒神。

“師尊,您可以去落霞峰看日落。”席蘭廷站在她身後,表情疏淡。

他不愛言語,甚至冇什麼表情。

他在眾多弟子裡很出眾,不管是學習密咒術法,還是外表。

隻是他總表現得極其平淡。

雲喬當時隻是溫和對他一笑,並未回答。那日的霞光很璀璨,落在她眸子裡,她眼眸一瞬間流光溢彩。

席蘭廷從未見過這樣美的人。

神巫族的大祭司,早有豔名冠絕天下,但近距離看著她,才知世間描繪她的辭藻,那樣空洞而膚淺。

而後幾天,通往落霞峰的山道上,會時不時出現死蛇。

萬物有靈,突然發生這樣的變故,自然令人驚駭。

雲喬令弟子們查探緣故,才知道通往落霞峰的山路兩旁,被人撒了大量驅蛇的藥粉。

“誰乾的?”

“師尊,要查一查嗎?”

雲喬卻發愣。

她道:“查一查吧。”

席蘭廷站了出來:“不用查。師尊,是我乾的。”

雲喬表情怔愣。

弟子們都看向他,七嘴八舌質問他為何要這麼做。

席蘭廷:“我怕蛇,但是我很想去落霞峰看日落。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此前冇有起效的驅蛇藥粉,他如何弄出來的,叫人不得而知。

雲喬站在那裡,目光穿過人群,落在他身上;而他回視,眼神明亮得近乎灼熱,一瞬間又轉開。

大弟子罵了席蘭廷,懲罰他打掃大殿,席蘭廷也冇反駁。

隻是在眾人散去時,他突然喊住了雲喬:“師尊,給您。”

他的手,手指修長勻停,骨節分明,肌膚又是冷白。

雲喬好像頭一回在弟子麵前慌亂無措。她有點怔怔的,半晌不知該說什麼,沉默了片刻才問:“是什麼?”

“弟子做了嘗試,這種藥粉對您無害,但蟲蛇懼怕,聞到味兒就會退散。您若想去落霞峰,帶著這驅蛇藥包。”他道。

雲喬眸色漸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