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725章

-

雲喬伸手,接過他掌心的藥包,觸及他手掌時,感受到了冰涼。

他的手,很冷,像冰窖裡進潤多時的寒玉。

“多謝,你有心了。”她道。

她轉身而去。

席蘭廷每天早上、傍晚,都要去落霞峰;他等了半個月,等來了雲喬。

那時候他便知道,自己計劃成功了一大半。

雲喬心裡,已經有了他的影子。

那天他們在落霞峰相遇,他叫了聲師尊,她點頭回答,卻冇有再說多餘的話。遞嬗暝色逐漸籠罩了他們,兩個人的輪廓似被虛化。

看不清楚人臉,也像是多了層保護罩。

雲喬終於開口:“你怎知我怕蛇?”

“偶然發現的。”他如此回答。

雲喬:“小王爺,你雖然是我弟子,將來不能留在神巫族,你要回人族去的。你學習時日不多,多用些心,不要分神去弄這些無關緊要的事。”

“什麼算無關緊要?”

“討好師父,就算無關緊要。”

“若我不是討好師尊呢?”席蘭廷的聲音,輕而空曠,在月色漸升的夜裡,添了幾抹聖潔與純情,“我隻是,想討好你。”

懷裡的雲喬動了動,她在睡夢裡想要翻身。

席蘭廷卻摟緊了她,思緒從那個夜裡,回到了這個夜裡。

那句話,是在撒謊,還是真心的,席蘭廷不知道。

他曾經無數次回想起那個月夜。

雲喬走向落霞峰,走向了他,等於把自己和神巫族拖入深淵,隻是她無知無覺。回憶裡總是很慘淡,四周全是暗淡顏色。

直到今時,席蘭廷能自如回想當初種種,發現當時的自己,心情比晚霞更璀璨——並不是陰謀得逞後的得意,而是一種心神皆醉的喜悅。

那天的晚霞與人,永遠鎖在他心頭。

往後那麼長的歲月裡,無人能走進他的心;他再也冇見過那麼美的晚霞和落日,也不曾有個人朝他走來時,令他動容到幾乎迷失自己。

他的心,早已有主。

隻是他愚蠢,把那些悸動、喜悅,全部歸結於他身上人血帶給他的不堪、貪婪與自私。

“喬兒。”他低低叫她。

懷裡的人半夢半醒,低低唔了聲。

“我錯了。”他道。

無人迴應。

雲喬把頭埋在他胸前,嗅到熟悉的氣息,她繼續入睡,睡得分外踏實與香甜。

“你不要再生氣了。”他說。

雲喬第二天早上五點多就醒了。簾外秋風輕微,清涼幽靜,不知名的鳥雀比她醒得更早,在枝頭淺唱。

席蘭廷還在熟睡。

稀薄光線裡,他的輪廓不甚分明,無端添了點少年氣。

雲喬看到他心情就好,俯身在他唇上輕輕啄了下。

席蘭廷像是驚醒,又像是做了夢,伸手攬住她的腰,讓她趴在自己胸口。

“興致這麼好?”他問,聲音裡有未睡醒的嘶啞又緩慢,輕輕颳著雲喬耳膜。

“早上好。”雲喬笑道。

席蘭廷:“不好,我冇睡飽。”

他拉過被子,矇住了自己和雲喬的腦袋,低低對她說:“再睡一會兒。”

回籠覺實在舒服。

雲喬再次醒過來時,已經日上三竿,驕陽從窗簾縫隙裡擠入,滿室明亮。

席蘭廷也是剛起。

他在更衣。-